《李录:现代化十六讲》阅读笔记

李录:喜马拉雅资本董事长、创始人,查理芒格合伙人。

十六篇原文与评论链接

个人阅读摘要,仅供参考

第一讲

李录认为

过去的研究中国和西方差距的理论、学说,选取的历史区间太短,只引用了上百年、千年的历史,难以解释历史和预测未来。应该跨越更长的历史看问题,好在现在的科学技术使我们可以研究的历史长度超过了文字的历史。

李录的研究方法基于斯坦福大学教授 Ian Morris 的定量计量。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生物学家E.O. Wilson 在2012年正式提出了人类起源的完整理论,发表著作 Social Conquest of Earth(《社会性征服地球》)。这是继达尔文之后对于人类进化历史的又一次巨大发展。

1919年,塞尔维亚的地球物理学家米兰科维奇提出了米兰科维奇循环,这个理论到了70年代被最后证实,在数学上证明了地球的离心力转轴角度和轨道的进动影响了地球和太阳之间的距离,从而造成了地球气候的长期大循环,循环周期大概是十万年。这个理论帮助人们第一次理解冰川纪的形成、时间、以及预测大循环中的未来冰川纪。

1987年,在美国基因学者Rebecca Cann的带领下,科学家得出了一个在当时惊人的结论:所有的女性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居住在非洲,被称为非洲夏娃,她诞生于大约20万年以前。这一结论被此后的各种研究不断证实,不过是把Eve出现的时间推迟到了15万年前左右。此后不久科学家也找到了所有男性的祖先:非洲亚当。这一重大发现证实了今天的人类都起源于同一祖先。人的特性,比如聪明、勤奋、创造性、利他主义倾向,在一个大的群体里,表现出的分布也很接近。这一结论对传统理论观点提出了巨大的挑战,粉碎任何以种族、文化的不同为基础来解释东西方领先的理论。

生物学家、地理学家Jared Diamond堪称应用新史学的第一人,在1997年出版的 Guns, Germs, and Steel(《枪炮,细菌与钢铁》)中,他第一次通过对人类农业起源的追溯,指出地理位置对人类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影响。

新史学的饯行者、考古学家、古典学家、历史学家、斯坦福大学教授 Ian Morris 于 2010 年出版的 Why the West Rules for Now(《为什么到目前为止是西方统治世界》),以及2013年出版的姊妹篇 The Measure of Civilization(《人类文明的计量》)为回答这些问题提供了最好的答案。

使用Morris的定量计量文明基本轨迹的方法,再加入更多经济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及对中国历史传统的研究,我们今天就可能将中国的现代化问题置放于整个人类文明几万年进化历史之中,由此对开篇所提的中国人近代关心的三大问题,做出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深刻的理解和回答,并在此基础上对中国未来提出比较可靠的预测。

第二讲

李录认为:李录认同 Ian Morris 的定量计量方法计算出的社会发展指数,该指数反应了文明使用能量的能力。该指数展示了东西方在过去14000年历史中的追赶领先情况。非常有意思的是 1800 后,西方迅速赶超东方,并影响全球,20 世纪后,东方起飞,正要追上西方。

我的观点:这不就是谁先掌握了科技这个工具的问题吗?西方先于东方找到科技这条快速路,遥遥领先。然后东方也学会了,开始追赶上。这里面有很多道理可讲吗?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公元前14,000年~到公元500年:西方领先东方。

公元541年~1773 年:东方领先西方。

公元1800年~:西方追上东方,并飞速发展。东方从 20 世纪开始起飞,显示出追上西方的迹象。

社会能够摄取能量和使用能量的能力分成四个方面:

  • 摄取能量的能力:每个成员每天摄取的食物、燃料和原材料的能力
  • 社会组织的能力:最大城市的人口数(反应了社会组织能力)
  • 信息技术的能力:交流、储藏、记忆各种各样的信息
  • 战争动员的能力:人类消耗能量的重要来源

人类整个进化历史,实际上就是摄取能量和使用能量的历史,而组织社会、形成人口中心、交流信息、进行战争也是所有人类社会都会进行的最重要的活动。

西方文明中心变迁:

  • 两河流域和约旦河附近的侧翼丘陵区Hilly Flanks
  • 之后转移到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埃及、地中海、罗马
  • 再转移到巴尔干半岛,
  • 然后是地中海、南欧、西欧
  • 最后到了美国

东方的文明中心变迁:

  • 从黄河流域开始,进入到黄河与长江冲积平原中间,
  • 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
  • 到了二十世纪之后,转移到中国东南沿海和日本,
  • 公元2000年左右则是以日本为代表

第三讲

李录认为: 人强烈的进取心和高超的智力,使他和任何其他动物都不同。

我的观点: 原来对于人来起源于哪里,早就有定论了,我初中高中的历史和生物课都教了些啥??人类和其它动物都不同,really?是否在自我美化?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人类文明的发展阶:

  • 1.0 文明:采集狩猎文明
  • 2.0 文明:农业畜牧业文明
  • 3.0 文明:工业革命为先导的科技文明

文化是指生活在不同地区的人们,在漫长的时间里形成的独特的生活方式、生活习惯及信仰。

文化用来区分不同地区、不同人群之间的区别,而文明则是用于描述人类发展的共性,并区别人类与动物祖先。

人类的1.0文明,其实在七万年前发生了一次巨大的飞跃。

地球有四十五亿年历史,生物大概只有十五亿年历史。人类的祖先只有十五万年历史。

地球的气候在大概五千多万年以前开始发生了一次大变化,当时大陆架的移动使得绝大部分陆地移动到了北半球,而使南半球基本上以海洋为主。

另外一次变化是在一千四百万年以前,这时形成大陆架的火山行动基本上停止,地球的温度也随之下降,于是南极形成终年的积雪,而北极由于没有大陆架,雪比较容易融化,所以直到两百七十五万年前才形成终年的积雪。

米兰科维奇循环对今天的地球气候产生周期性的影响。地球气候形成一个以每两万六千年、四万一千年、九万六千年为周期的三大循环。这三大循环造成了地球接受太阳光热的数量不同,形成了气候的冰期和间冰期。

冰川纪最严重的两次发生在十九万年前和九万年前。

在冰川纪最严重的时候,仅北冰洋的冰川就覆盖了北部欧洲,亚洲,美洲。地球表面的水大多被吸收到冰川里,地球变得很干燥,海平线比现在低三百英尺。冰川把阳光折射回大气,导致气温更低,植物和动物减少,空气中产生温室效应的二氧化碳减少,气温又进一步降低。

现代人的祖先 Homo sapiens 智人猿在十五万年前左右出现,这时期恶劣的气候条件让他们只能生活在非洲靠近赤道的很有限的区域之内。

绝大多数基因学家和考古学家认为当时人类的总数一度下降到两万人左右,人类也没有显示出任何将来会征服地球的迹象。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

到了七万年前左右,人类的运气开始好转,这时米兰科维奇循环朝相反方向变化,在非洲的东部和南部开始变得更加温暖湿润,给人类提供了更好的自然条件狩猎、采集,人口也开始随着食物的增加迅速增长。也是在这时,人作为一个独特的动物,开始显示出自己真正的优势。

人类和其他动物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头脑巨大,计算能力超强。虽然大脑只有人的体重2%,却要消耗人20%的能量。人类如果要等大脑完全成熟以后出生,母亲将完全没有办法生产。

一方面由于气候的变化,一方面受原来生存环境的影响,人类的祖先开始出走非洲,离开原来的生活地,去往全新的生活环境。这次文明飞跃从一开始就显示出人这种动物独特的进取心和智力。

从公元前60,000年开始,人类开始:

  • 从非洲索马里进入到阿拉伯,
  • 到欧亚大陆
  • 然后从北非进入到欧洲,
  • 从欧亚大陆进入到东方亚洲
  • 从亚洲南部进入到澳洲
  • 从欧亚大陆穿过阿拉斯加进入北美
  • 从北美再进入到南美

随着气候不断变暖,越来越多的地方出现了更多的植物、动物,使得靠狩猎和采集的人类在世界上各个地方都有可以生存的机会。

截至90年代,关于Homo sapiens是否是人类祖先的争论有了答案,我们今天所有人的共同祖先,都是从非洲走出Homo sapiens,其他所有的猿人和类人猿在人类离开非洲后几万年内,几乎都绝迹了。

1987年基因学家Rebecca Cann,带领她的团队第一次得出突破性的结论。通过对只有女性携带且只能通过女性遗传的Mitochondrial基因进行全球性研究,Rebecca Cann发现了以下几个结论:

  • 第一,基因多样化在非洲比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更多;
  • 第二,其他地方的基因多样化都是非洲这种多样化的一个分支;
  • 第三,科学家能找到最老的Mitochondrial基因来自非洲。

这三个发现,不可避免地推出一个结论:全世界都有一个共同的妇女祖先,她生活在非洲,被称为“非洲的夏娃”。此后的多个研究都在不同程度上证实了Cann 的发现,只不过把非洲夏娃出现的时间推迟到了公元前150,000年左右。

90年代,其他基因学者通过检测DNA中只能在男性间遗传的Y染色体,得出了几乎同样的结论,即人类所有男性的祖先也在非洲,被称为非洲的亚当。

已有一万八千五百年历史的阿尔塔米拉洞壁画 Cueva de Altramira。

第四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今天世界上最发达的文明,都从最幸运的两个中心发展而来,一个是西南亚和中东地区,一个是中国的黄河长江流域,东西方的概念也是在那时产生。

无论是哪种方式,最终新的文明都会传播到世界各地,人类的生活方式在不同人种上也会逐渐同化。

地球最后一季冰川纪结束于公元前20,000年左右,直到公元前14,000年,冰川停止融化。到了公元前12,700年左右,地球的气温回升到了和现在仅有几度之差。

从公元前18,000年到公元前10,000年,地球上的人口总数从不到五十万翻了十几倍。

最幸运的人生活在“幸运纬度带”上,也就是欧亚大陆北纬二十度到北纬三十五度,美洲大陆北纬十五度到南纬二十度之间的地区。

两河流域和约旦河流域的一个拱形丘陵地带,率先出现了人类文明第二次的大跃升。

大约在公元前 9600年,农业就开始在Hilly Flanks侧翼丘陵区出现了,在中国则出现于公元前7500年。

两种悬殊的文明一经相遇,先进的文明势必要征服落后的文明。

无论是Hilly Flanks侧翼丘陵区,还是中国和欧洲,发展的方式、速度、轨迹都非常相像,文明传播的速度也很相像。

非洲位于赤道附近的地理条件促使人类诞生于此,而全球变暖让世界上几乎所有地方都可以发展1.0文明。但是当2.0文明到来的时候,原来有利于1.0文明的地理条件并不必然都是优势,在很多地方甚至变成了劣势。非洲、美洲具有的1.0文明优势,反而成为2.0文明最大的障碍。发展农业条件比较好的地方2.0文明的发展自然比较快,比如中东、西南亚,两千年的领先给了他们巨大的优势,但这并不是一个永久的优势。无论是中国还是欧洲,都在后来慢慢赶上了领先的中东,可见人在大数里表现出来的情况是一样的,而地理位置决定了发展的条件不同,先后有别。

Morris 定律(Morris Theorem)“Change is caused by lazy, greedy, frightened people looking for easier, more profitable, and safer ways to do things. And they rarely know what they are doing.” “历史,就是懒惰、贪婪、又充满恐惧的人类,在寻求让生活更容易、安全、有效的方式时创造的,而人类对此毫无意识。”

第五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农业文明的社会发展由于光合作用一直存在着天花板。直到工业革命到来之前,农业文明社会的发展轨迹始终遵循着“上升、冲顶、衰落”的循环规律,社会每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就会达到一个峰值,同时触及难以逾越的天花板,之后不可避免地衰落,后退,再上升,触顶,衰落,如此循环往复。近代几千年里,做饼与分饼的矛盾不仅一直存在,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人使用新能量一个重要的方式就是生育更多的孩子,所以有限的资源和近乎无限的人口增长决定了人口增长最终通过灾难来消化和制约。

公元前1300年左右,西方的社会发展一度达到了一个区间顶峰,社会发展指数比农业文明开始时增长了六倍左右,东方也增长了四倍左右。但是这时在西方的文明中心出现了第一次全区域性的毁灭——当五大灾难中的数项同时出现的时候,文明就会在文明区域内毁灭。这一次的失败让西方的发展程度在此后的两百年里倒退回六百年以前的水平,而东方在这一段时间里还在持续发展,这是东方和西方两大文明中心第一次开始拉近了距离,并在此后的发展中表现出惊人的一致。

在农业文明第一次冲顶之后,五大大挑战几乎同时出现在东西方,尤其是游牧民族作为野蛮人的入侵,加上自身政权的失败,瘟疫流行,使得东西方两大帝国在第一次冲顶之后先后失败,从而引起了整个文明区域的毁灭性倒退。这次倒退在西方持续了上千年,在东方持续了差不多四百年。

蒙古的征战到了匈牙利以后就戛然而止,整个西欧完完全全没有到达,所以它的破坏没有波及西欧,但是技术却传到了西欧,这为西欧成为下一次文明的爆发点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条件。

新的中国技术的引入,再加上马可波罗对中国的盛赞,引起了西方第一次真正的中国热,开始寻求东方的财富,为下一次的大航海运动提供了根本性的动力。所以西欧从1500年开始,社会开始逐渐向上发展,到了17、18世纪,无论东方、西方都再次冲向农业文明所能达到的极限。

第六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中国的轴心时代思想直接导致了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制度创新、科举制的诞生,并使中国此后领先西方一千多年。

德国哲学家Jesper,人类的每一次灾难都带来了一次思想革命,公元前五世纪左右,出现了一次轴心思想革命,称为axial age(轴心时代):

中国诸子百家争鸣
印度,释迦牟尼宣讲解脱苦难的方法
希腊苏格拉底,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全面地检测个人、社会、国家的意义

第一次冲顶后的失败在东西方几乎同时发生,紧接着就进入几百、上千年的黑暗时代,这个时代感受的痛苦,就造成了轴心时代思想的第二波,第二波轴心时代重点是对灵魂的安慰,呈现方式几乎都是宗教:

中国,佛教被简化之后广泛进入中国,几乎成为国教
西方,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
阿拉伯半岛的沙漠游牧民族中,出现了伊斯兰教

科举制是整个2.0农业文明时代最伟大的制度创新,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我认为称得上第二伟大的制度创新。

从公元500年到公元1770年左右,中国领先西方大概一千二百年,科举制这一创新正是助跑中国领先的最重要原因之一。这一制度的确立使得中国在大体上解决了作为庞大帝国的行政问题,保障了长期的和平环境。

科举制度虽然在极大程度上解决了帝国的政权问题,但它的核心缺点是皇帝这个最高领袖的选择,皇帝必须以血缘传承。

第七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从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后,只用了几代时间,就让75%的美洲当地人丧生于细菌。

1687年牛顿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开始了一场现代科学革命,给了欧洲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人类第一次进入美洲是公元前15,000年,当时出走非洲的人类祖先通过西伯利亚的大陆架直接步行进入到美洲,但是在公元前12,000年以后,由于冰川纪的结束,全球变暖,海平面的升起,这个大陆桥不复存在。所以在此之后的一万多年里,整个美洲由于被太平洋和大西洋所孤立,完全和其他的文明脱离了关系。

新大陆彻底改变了欧洲的经济状况,仅西班牙就从16世纪到18世纪从南美运回了五十吨白银。美洲的发现还一举解决了西欧的土地瓶颈,为人口流动提供了新的可能。

强烈需要提出一种新的学问和世界观,解释新的大陆所带来的新的问题,需要以观察、实验为基础,能够反复验证、预测、更牢靠的知识。就是在这样强烈的社会需求下,1687年牛顿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开始了一场现代科学革命,给了欧洲人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并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它把世界理解成一个像钟表一样机械的、可预测的、由原理、定律来控制的世界。在这种世界观之下,人们开始对于经济、政治、人文、宗教、文化、社会等几乎所有人类文明领域使用同样的理性、科学方法来进行批判性的思考,试图寻找它们隐含的定律。由此开启了一场持续了一百多年的启蒙运动。

第八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1776 年亚当斯密在英国出版了《国富论》,美国的国父们发表了《独立宣言》,瓦特在伯明翰宣布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这三件事合在一起,使这一年成为人类文明的分水岭,从此之后整个人类文明再次跃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在英国、荷兰和大西洋的北美洲,形成了一个环大西洋的,以有限政府、完全资本主导的自由贸易的经济。

亚当斯密主张政府在经济活动中合适的角色就是不干预、不作为,政府的主要功能是保护私人财产,保证自由竞争存在,反对垄断、保证自由市场的秩序,在国际间推动自由贸易。

亚当斯密的后继者李嘉图基于对社会分工的分析进一步阐述自由贸易的优势。在自由贸易和社会分工时,即使交换双方有一方在各方面都更具实力,分工和交换还是对双方都会有好处。

同时代的其他一些政治经济学家从劳动力来解释价值的创造,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马克思了。他认为人的劳动最终创造了一切价值,但是劳动的果实不公平地被资本家剥削,预测这种剥削最终会导致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让世界进入到一种新的形态,即共产主义。

1776年美国的独立让人类有一次机会,可以在启蒙时代对于社会、自然、人、经济本源的科学理解基础之上,建立一个全新的政权。

美国国父都深受启蒙运动影响,所以这个新政权的经济准则深受亚当斯密的影响,政治上的准则受洛克的影响。

1776年美国建起的是一个实行宪政的有限政府,政府的根本目的在保护财产,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民众的授权,主权在民,而政府非常小,目标、手段、授权都非常有限,完全为了维护自由市场的秩序和扩大自由市场、保护商人的利益、保护私人财产及公民个人自由而存在。

在瓦特蒸汽机发明之前,能量的转换从来没有超过1%,瓦特的蒸汽机一下子把功率大幅度提高。

石化能源到动力能源的转换让人对机械的掌握达到了一个完全空前的状态,工业革命从这一次的动力革命正式开始,科学和技术形成了良性循环。

科举制虽然实现了靠智力和管理水平分配政治权利,但是通常人对于经济财富的追求更高于政治权利,因此政治精英又会把政治权利转化为经济结果。虽然科举制下的政治治理权力是相对公平的,但是当政治权利被转化成经济财富分配的时候,一般人就会认为它不公平,是腐败。而自由市场经济里给每个人提供了真正的平等机会,人人能够获得自己应得的经济果实,彻底解决了人类最大的需求。人的本性就是追求结果平等,接受机会平等。

人真正能够接受的却是机会的平等。所以凡是能够创造机会平等的制度,都是最伟大的制度创新。

人类第二伟大的制度创新,是以学问、学识、能力为基础的科举考试制度来分配政治权力。第一伟大的制度创新,就是在现代科技基础之上的自由市场经济。这一制度创新让人类最终迈入了一个全新的文明阶段。

第九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沈括即使和文艺复兴人达芬奇,或者美国的富兰克林相比也毫不逊色。他生活在意大利文艺复兴之前五百年的中国,他所生活的时代恰恰是中国的文艺复兴时代。

在沈括生活的宋朝,士大夫开始摈弃佛教带来的消极遁世情结,认为人生的意义在今世的作为,而真正的士大夫应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个时期出现了一系列了不起的文学家、科学家、社会活动家、改革家。科学技术在这个时代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中国四大发明中的三大出现在宋代:印刷术、火药,指南针。

正当西方的文艺复兴后大航海轰轰烈烈展开之时,宋朝初期的新儒学却在一两百年之后转向新儒学的另一支——宋明理学,让中国转而进入一个保守的思想禁锢的时代。妇女开始裹脚,科举考试不再像王安石时代包括天文历史地理经济,而是仅仅集中考察古典,凡读近代史至此无不扼腕。

在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的同时,明朝宣布了禁海锁国,郑和的航海记录被毁。

康熙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虽然西方的数学在某些方面比我们还强,但是数学的原理毕竟源于道德经,所以他们掌握的知识也只是我们所掌握的一部分。

1793年,抱着对东方这个古老帝国马可波罗式的幻想,英国乔治三世的表兄马格尔尼勋爵带领一个代表团,从广州进入中国,通过一年的旅行到达北京,觐见乾隆。他带了十九种、五百九十件礼物,其中也包括世界上最先进的天文地理仪器、枪炮、车船模型和玻璃火镜。这一次的见面本可以让中国最终参与到波澜壮阔、生机勃勃的大西洋经济中,然而乾隆却用自己的回信再次对这次机会关上大门。

3.0科技文明诞生的最根本原因是大西洋经济的形成,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在几乎无政府的状态下发展起来的自由市场经济。

第十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从十九世纪开始,世界上所有国家不是主动进入现代化,就是被动卷入现代化,这一过程在20世纪演化为现代化道路之争,引发两次世界大战及东西冷战。

东方原有的文明中心只有日本选择了主动现代化,率先在19世纪后工业化,逃脱了被殖民的命运。

从1861年到1945年的中国,先后被昏君和日本侵略各耽误了将近半个世纪,一直到1949年才有了自我主导命运的机会。

如果说19世纪是现代化和被现代化的世纪,那么20世纪也可以被认为是现代化道路之争的世纪。

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出台了一系列新政,试图弥补失灵的自由市场。英国的经济学家凯恩斯又从理论上全面阐述了看得见的手,即政府政策在自由市场经济中的作用。

德国、日本都开始认为看得见的手比看不见的手更能直接地解决目前的危机。马克思的后继者甚至进一步认为,看不见的手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它根本不存在。

二战以及其后冷战的胜利,最终让英美经济模式取得了彻底的胜利。苏联解体之后,前苏联、东欧国家加入全球市场,中国也在90年代以后全面拥抱市场经济。自大西洋经济以来,自由市场经济模式第一次在全球畅通无阻。二战和冷战的另外一个后果是让英美的政治模式宪政民主也开始在西欧、东亚、东欧、南美,甚至印度被广泛地接受模仿。

第十一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在现代3.0文明时代,由分工交换产生的增量又进一步被放大,这是因为人的知识是可以积累的。知识思想交换时出现的情况是1+1>4。

3.0文明的最大特点就是科技知识与产品的无缝对接,知识本身的积累性质,使得当现代科学技术在和自由市场结合时,无论是效率的增加、财富增量、还是规模效应都成倍放大。

社会鼓励现代科技的学习、传播和创新、经济系统可以无障碍地与现代科技结合,以科技为主导的经济因此可以持续地累进增长,这就是现代化的本质,这样的社会国家我们叫它现代化的社会与国家。

一个国家增加实力最好的方法是放弃自己的关税壁垒,加入到这个全球最大的国际自由市场体系里去;要想落后,最好的方式就是闭关锁国。这就是3.0文明的铁律。

全球化以后,商品、服务、科技、金融市场,在全世界范围内进一步整合、拓展、加深,让离开这个市场的代价越来越大。

中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也成为传统实践的一部分,一直到今天,中国政府对经济活动的直接管理也成为中国几千年历史造成的条件反射式的选择。

中国今天的市场经济已经具备了雏形,但是还不完全自由,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两只手还是在一个调节之中,常常还会左右互搏。

中国现在显然还没有处在现代化的状态,但是已经具备了现代化的雏形,所以说今天的中国应该是在2.5以上的文明状况,正在向3.0的文明状态演进。

第十二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当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之后,显然它的外贸就不可能再以远高于全球贸易的速度持续增长。 当投资接近GDP一半,鬼城在各地出现时,以投资拉动的GDP增长也遇到了瓶颈。从长期看,像中国这样一个大体量的经济,真正长期可持续的增长只能靠内需。

在内需市场里,不再有国际自由市场做依托,政府与市场,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的手之间,需要做根本性的调整。

当政府在从后向前追赶的时候,前面已有清楚的目标,有已经铺平的道路,并且会知道要做些什么,还可以动员强大的社会力量,这时候政府便会发挥很大的作用。 然而一旦赶上以后,政府就不得不预测接下来的状况。此时面临的是市场竞争瞬息万变,需要选择赢家、输者,相比政府,市场的优势就明显了。

在自由竞争的市场里,在没有外力干预下,无数个体受资本利益驱使,甘愿冒风险试错,最终成功者必然是市场最需要的,也必然是对未来社会资源最有效的分配。

中国未来几十年在经济上最核心的变化将是从政府主导的市场经济转变为以政府为辅助的全面自由市场经济。

  1. 内需、服务将占GDP主要部分。
  2. 经济资源将对全民开放,金融、能源、土地等将不再对外贸、国营企业倾斜,而是通过市场机制向全民放开,以公平价格在全国范围流通。
  3. 国营企业经营特权将被打破,逐渐形成与民间企业的自由竞争。
  4. 国企的所有权与经营权也将逐步分离,引入民间资本,管理彻底市场化,国有股份逐步进入社会保险体系。
  5. 而随着社会保险体系的逐步完善,民间储蓄也将通过逐渐规范化了的股市、银行等金融媒介有效地进入到实体经济,从而形成资本、企业、消费的有机良性循环。
  6. 城乡二元结构将被打破,所有公民逐渐享受同民同权,城镇化仍高速继续,政府将从早期的中心角色中逐渐淡出。

从中、长期看,政府将从经济一线主力队员任上逐步退役,专注成为游戏规则制定者及公平的裁判员。政府经济管理权逐步从正面清单过渡到负面清单。

第十三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中国人对自己文化的抛弃,对西方非主流文化的全面拥抱完全是中国近代历史特殊时代的产物。

中国人必然会回归对自己的文化认同,这是文化复兴的第一个要素。因为中国现代文字的改革,使得国人对传统文化出现了断层。伴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精神需求不断提高,很可能会出现中国式的文艺复兴,让国人重新发现中国文化中最精华的部分以及自己渊远的文化遗产,重新理解为什么中国文化在过去两三千年的时间里为中国一代又一代优秀的精英分子提供了完备的精神食粮。

中国文化的精华也正在于对士大夫修齐治平的人格塑造。

中国的文化复兴就是要还给中国人和中国社会一个共尊共守的道德伦理,以及人们可以安身立命的共同信仰,没有这样的基础,任何社会都很难长期保持繁荣进步、长治久安。

事实上直到今天的中国,情况仍然没有根本改善,理性、科学思维仍然不是社会问题讨论的主流。今天的学人在自己狭窄的专业领域里还是可以做到客观、专业,但是一到社会、人文等公共领域问题就没有那么理性了。因为没有共同承认的事实与逻辑,没有共识基础,观点争论就像平行的轨道一样互不交接,种种新奇观点让社会像浮萍一样随风摇摆、人心跌宕。

对社会最大的损害是知识无法有效地积累。

中国文化对熟人之间的关系有一整套规则,人人都遵守,但在陌生人之间却没有。在传统社会,一个人与陌生人之间交流的机会不多,因此也不需要制定规则。 在3.0科技文明的时代,在自由市场经济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多是陌生人之间的关系,这样就给现代社会带来了大量的问题。

在西方社会里,基督教规范了陌生人之间的道德原则,但是没有人情网络的倍加效应。可以想见在中国社会中,一旦建立陌生人之间的第六伦诚实原则,与前五伦的人情网络交织,对科技经济应能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

科技文明时代,创新能力成为成功的第一要素。创新是个性的延伸。 未来文化中将更重视个性主义(individualism),更加尊重个人之间的不同,鼓励个性的发展,以此加速创新。

第十四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充分民主的情况下,民意政治更能代表局部、短期利益,而常常与整个社会的整体、长期利益相矛盾。金钱在选举过程中的腐化作用更是雪上加霜。矛盾不可调和时会让保障社会整体利益的长期政策近于瘫痪(比如今天的美国国会)。

科举制没有能解决最高权力的选择及其合法性,同时它面对的是2.0农业文明时代的挑战,对于3.0文明时代对政府提出的特殊挑战略显不足。宪政民主制诞生于3.0文明时代,恰恰对科举制的弱项提供了许多有益实践。因此,中国未来的政治演进方向,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东西方两大制度创新,即 科举制与宪政民主制的有机融合

政府也通过选举取得合法性,但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是需要赢得的资格。职位越高,资格要求也越高,选举人及被选举人越少,层层递进。

国家公务员则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高职位则对学历、政绩、品德、民意更高要求,资格与职位相当,到了最高国家领导人,则在极少数拥有最高资历的人中平级选出。 这是一种资格选举制,就是通过考试、考核、有限选举的结合方式选贤任能。

经济处于低等发达时,经济发展是第一要求;中等发达水平时,对环境保护、生命安全要求更高(比如今天的中国大陆);到了高度发达水平,对政治参与的要求达到最高(比如今天的香港、台湾)。

执政党作为中国唯一现代政党,为了更好地吸收最优秀的人才并为全体公民提供平等机会,也需要对全社会开放,通过考试、考核,公平竞争, 让人人都有机会凭本事参与政党内部权力的分配。

在适当的时机,将政府高级主管的工资水平与社会、商业同等高管工资水平挂钩,建立指数对应关系,以高薪养廉。

完成这一系列改革后,在中国社会中将出现经济、政治两个对全民开放、机会均等的上升通道,大量社会人才进入市场经济领域,公平竞争,优胜劣汰;同时也有大量有公益精神的人才流入政府,通过资格选举制,选贤任能,在宪法限定下,精英治国。

第十五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大国之间的关系就是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共同毁灭原则),亦称M.A.D机制。在这种机制下,理性的大国之间不可能展开全面无底线的战争。

3.0文明时代对整个人类提出的一些特殊挑战只能靠国际合作,尤其是大国之间的合作才能应对。

大国之间不太可能发生全面、持久的战争;没有国家愿意离开国际市场,大国出于自身利益会努力保护现有国际市场体系;大国之间会在彼此及全体国家共同利益上深入合作。

今天国家之间的竞争主要在经济领域内展开。最重要的竞争资源常常是看不见的,是科技水平,是有吸引力的制度,是市场的容量,是教育的水平。最成功的国家是那些能够把国人的潜能最大发挥出来,又能吸引的全世界最优秀人才的国家。但是有竞争就有输赢,有冲突。

当中国经济、国际地位影响相对上升,美国、西方地位相对下降时,西方产生的心理不安、拒绝是完全可以预料的。当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时,这种心理反应会更加强烈。在更深层次,西方的不安更多源于东西方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价值观念上的不同。

西方很容易从最坏的情况出发,把今天的中国和二战之前的德国和日本自然地联想到一起。两种原因交织在一起加深了东西方的不信任。

从中国的角度看,今后几十年,中国正处于全面实现现代化的最佳机遇期,争取中国实现现代化的最佳国际环境,应该是中国当前及今后几十年最大的国家利益。如果是这样,中国的国际政策应致力于维护国际自由市场经济秩序,维护世界和平,尽量避免与他国,尤其是经济大国的直接冲突。

在国际冲突中,无论有何收获,相较于获得实现现代化的最佳国际环境,都显得微不足道。

东西方之间的信任、合作、共同利益、发展,会成为下面几十年,本世纪最大的主流。

第十六讲

新知识和拓展文献

在过去几万年里分割人的最根本的区别,将来都会变成个人的选择,不再是历史的传承。这样基于民族、文化、宗教信仰的传统国家基础就会发生动摇,原来存在的基础就逐渐消失了。

对于宗教来说,凡是特别具体的预测慢慢都被会科学证否,但是它的基本意义仍然存在。宗教最终要解决的主要是基本的世界观问题:人从哪儿来,人的本性,人生存的意义,人死后的去向等。对这些,科学都会提供越来越好的解释,甚至将来会替代宗教的解释。

但是宗教另一个功用是慰藉人的灵魂,安抚人的痛苦,给生活带来意义,使人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

所有能存活下来的宗教的共性,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同情,尤其是共情(compassion)。以此为基础就会形成普世性的宗教。而艺术也越来越会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源泉。

新的全球性国家不仅可能,而且将会成为一种必然。全球政府管理全球共同经济市场,共同协调金融政策,财政政策。

从更长远看,人类将面对的另外一个大挑战是地球对人的承受极限。

评论精编:叙龙评现代化的本质和铁律

自由市场经济、宪政民主制下的有限政府以及现代科学技术。纵观从工业革命开始持续至今全球最成功、最发达的国家都具备这三个关键的要素。他把现代科技和自由市场的结合称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制度创新。

  • 李嘉图:《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
  • 马特里德利:《理性乐观派:一部人类经济进步史》
  • 托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一部二十一世纪简史》

参考

  1. 李佶澳的博客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