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区块链呐喊几声

作者: 李佶澳   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   发布时间:2018/03/30 10:39:00

引子

超级账本HyperLedger视频教程演示汇总:HyperLedger Fabric的视频讲解–“主页”中可领优惠券

本文在我的微信公众号“我的网课”首发, 为区块链呐喊几声

通过《重温比特币论文》,我们对比特币的目的与属性有了一定的了解。与那些先知先觉者一样,读完整篇论文后,留存在我们脑海中迟迟不散开的是区块链。

中本聪用区块链设计出了点对点的电子货币,我们还能够用区块链做些什么?

区块链的特点

当我们要发掘一个事物更多用途的时候,先将它的特性罗列出来,然后逐个地去思考如何利用这些特性,会是一个特别好的方法。虽然这种按部就班的创新方式,远远不如天马行空般的想象、突如电光火石般的精妙想法来的性感,但对芸芸众生而言,更为实用。

区块链的结构简单地不能再简单了,大概也就只比数组复杂一点。不擅长排列组合与空间转换的我,都能一眼看懂它的意图。

数据环环相扣,如铁锁连船,牵一发而动全身。

那么,什么时候,我们需要对数据如此严防死守,任何微小的改动,都能被迅速地感知到呢?

私发货币绝不可能

审视一下当前最为热闹的应用是必须的,既能防止错失机遇,又能避免被喧哗裹胁。遗憾的是,当前最为火热的虚拟货币的前景很悲观:

私发货币绝不可能,除非能够掌控一个国家。

不要在创造虚拟货币方面耗费精力。虽然中本聪创造了比特币后,跟风者众,虚拟货币喷薄而发、源源不绝。精明的人应当一眼就能看出,这完全是在割韭菜、瞎闹腾。这些币都不会有好的下场,因为:

铸币权是人世间最大的权利,岂可轻易转让!

数千年来,人类纷争无数,血流不止,被斩下的头颅不知有多少。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掌握分配财富的权利吗?如今,还有比掌控铸币权更好地控制财富的方式吗?将货币的发行权力移交给一个按照既定模式运行的计算机系统,你知道反对者会是谁吗?

任何对法币的质疑与挑战,都将被暴力机关碾压得尸骨无存。二马热火朝天地推出无现金日的时候,央行只是隔空喊了句话,他俩就主动停止了无现金的宣传。能够做货币的,只有央行,这个权力是用累累白骨换来的。

竞争是全方位的,闪亮的思想、超前的意识,如果抵挡不住物理上的摧毁,那就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枪杆子里出XX”,这是多么痛的领悟!识时务者为俊杰,当下能做出像茅台酒一样的硬通货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但也改不了被“咔嚓”只需要一纸公告的事实。

感知数据篡改

回归正题,什么时候我们需要对数据严防死守呢?

严防死守有两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一旦被修改就不可信,第二个维度是,所有修改要记录在案。

在第一个维度上,我相信,此时此刻不少的机构、组织,正在传递着各种极为重要的情报。这些情报关系重大,数不清的人力物力被投入其中。

在这个结果导向的空间中,你所能够想到的任何手段都可以被使用。一定有人对自己电脑上的数据有没有被更改抱有极大的兴趣。试想一下,如果有人篡改了你电脑里的文档,你能够发现吗?

在第二个维度上,有一个更贴近生活的例子。每年的双十一、618,都是一场促销盛宴,日子临近的时候,消费者们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利用这一年只有两次的机会。问题是,那些促销商品真的打折了吗?那些常见手段的使用,商家会不会承认?电商平台会不会承认?

作为消费者,我特希望商品的售价能被写入区块链,开放给社会公众,最好把每笔成交价也写入进去。口号我都替各位想好了,“区块链电商,不可抵赖的交易平台”。实实在在的刚需。

消除数据特权

很多人是对数据有特权的。在查阅各种关于区块链的资料时,我发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案例:用区块链防止保险欺诈。

这个案例中提出,可以在汽车上安装传感器,将汽车数据写入区块链中,保证信息准确、不可篡改。保险公司在理赔时可以有所依据。

在这个案例中投保人和保险公司是存在利益冲突的。保险公司要防止投保人骗保,投保人要防止保险公司不理赔。核心点是,可以作证的数据存放在哪里,存放在投保人那里,投保人有作假的冲动,存放在保险公司那里,保险公司有更改的动力。

根源在于,无论是投保人还是保险公司,他们都对存放在自己手里的数据拥有特权——改动数据的能力,将数据交给哪一方都不可取。如果既不放在投保人手里,也不放在保险公司,而是存放到第三方机构,问题是不是解决了呢?这不过是把特权转移了而已,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你怎样确定第三方机构没有自己的小算盘?

将数据存放在区块链中,让数据完全不可更改,则是用技术手段消除了这种特权。当然了,每个相关方都存放一份数据,对簿公堂时,一样能得出结论。这时候区块链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在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法庭上,审判长查一下法庭监管的节点上的数据,就可以做出审判了;在没有运用区块链技术的法庭上,辩论双方唇枪舌战,你来我往,用了二十多集的时间都没有完成审判,硬是把好不容易当上公务员的审判长逼成了计算机专家。

消除数据特权,本质上也是防篡改。但这与上一节中提到的防篡改,在目的上是有细微区别的。上一节中防篡改关注的是自己关心的数据有没有被改,如果被改了,需要提高警惕,而这一节中防篡改的目的是,让强势的一方无法妄为,降低与强势方抗衡的成本。前者发展出的是防护系统,后者发展出的是取证系统。

技术不是万能的

在这段时间里,我所了解到的区块链应用始终逃不出“防护”与“取证”这两个范畴。在防护方面,可以旧瓶装新酒,发展出防护效果更好、成本更低的产品,赚取每年都会支出的防护费用。在取证方面,则是一酒多卖,将同样的技术应用到更多领域中,提高效率、减少支出。

在我看到的一些资料中,提出了很多应用场景,譬如版权证明、公益监督、产品溯源、合同自动履行、资产清算、交易历史记录等。这些资料总是有意无意地让人有那么一点儿只要运用了区块链技术,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感觉。

然而技术并不是万能的,正如我们前面说过的那样,竞争从来都是全方位、全链条的。虽然区块链中的数据不能更改,但是从人到链的过程,更容易被操作。譬如你所拍摄的照片可能被别人抢先到链中做了声明,你原本不同意的交易,可能因为秘钥泄露,被别人冒充签署了合同。

所有的法律条文都向全社会开放,不等于没有诉讼,不等于每个人都知道怎样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即便一个系统特别特别好用,那也不代表它会被使用,正如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把用户的行为数据当作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正如有的app里连对手的网址都打不开,正如移交铸币权绝对不可能。

技术所能做的只是让社会更美好,创造出真正的价值。我能够想象出来的一个世界是这个样子的:

在这个已经全部数字化的世界中,人与人之间、人与公司以及公司与公司之间,所有的
沟通来往都通过光电信号传输。这些沟通数据都存放在被司法机关认可的庞大的数据网
络中。

这个庞大的数据网络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人都只能向这个网
络中写入数据,任何人都不能删除,也不能更改已经写入的数据。司法机关认可这个网
络中的数据,认为这里的每一条数据都表达了当事人的真实意图。

个人和公司可以自主决定是否将数据写入这个网络,是否通过这个网络签订合作意向。
但所有没记录到这个网络中的行为,都得不到司法机关的保护。


维护这个庞大的数据网络是非常费钱的,国家每年会划拨大量的维护经费,因为在这里
投入的1分钱,可以为整个社会节省100元的开支。同时也会有很多盈利机构参与这个网
络的维护,这些机构通过更个性化、更周到的服务赚取服务费。国家会监管网络,防止
某个盈利机构过于强大,盈利机构的存在反过来又监督了国家。


在这个世界中,没有任何公司能够霸占用户的数据。因为不将用户数据写入网络的公司
,无权在自己的服务器上留存用户数据。被写入到网络中的用户数据通过某种手段进行
了加密,只能通过用户给出的时效和查询范围被指定的密钥解密。用户可以创建多个不
同的密钥,将它们分发给不同的公司,用这种方式将自己的数据授权给其它公司。


在这个完全数字化的世界中,所有的数据都是可靠的,所有的数据都是有明确的隶属关
系的,所有的数据都是能够自由流动的,所有的数据都是可以标价买卖的。

最后扯个淡

几天前,最新的北京市人才引进方法出炉了,收入在全市职工平均工资8倍以上的,可以申请人才引进。我耐心算了一下,距离人才还有两个圈的距离。正经咨询下,哪位老板需要人才?

参考

  1. 重温比特币论文
  2. 为区块链呐喊几声

欢迎加微信,最好备注姓名和方向

QQ交流群

区块链实践互助QQ群:576555864

Kubernetes实践互助QQ群:947371129

Prometheus实践互助QQ群:952461804

API网关Kong实践互助QQ群:952503851

Ansible实践互助QQ群:955105412

Copyright @2011-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转载请添加原文连接,合作请加微信lijiaocn或者发送邮件: lijiaocn@foxmail.com,备注网站合作 友情链接: lijiaocn githu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