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ftrace 执行失败 Operation not permitted,不是因为 kernel lockdown!

kubernetes ingress-nginx 启用 upstream 长连接,需要注意,否则容易 502

kubernetes ingress-nginx 的 canary 影响指向同一个 service 的所有 ingress

kubernetes ingress-nginx http 请求复制功能与 nginx mirror 的行为差异

ingress-nginx 启用 tls 加密,配置了不存在的证书,导致 unable to get local issuer certificate

https 协议访问,误用 http 端口,CONNECT_CR_SRVR_HELLO: wrong version number

Kubernetes ingress-nginx 4 层 tcp 代理,无限重试不存在的地址,高达百万次

Kubernetes 集群中个别 Pod 的 CPU 使用率异常高的问题调查

使用 nginx 作反向代理,启用 keepalive 时,遇到 502 错误的调查过程

Kubernetes 集群 Node 间歇性变为 NotReady 状态:IO 负载高,延迟严重

Kubernetes的nginx-ingress-controller刷新nginx的配置滞后十分钟导致504

Kubernetes的Nginx Ingress 0.20之前的版本,upstream的keep-alive不生效

Kubernetes node 的 xfs文件系统损坏,kubelet主动退出且重启失败,恢复后无法创建pod

Kubernetes的Pod无法删除,glusterfs导致docker无响应,集群雪崩

Kubernetes集群node无法访问service:kube-proxy没有正确设置cluster-cidr

Linux关闭swap失败,swapoff failed: cannot allocate memory

Kubernetes集群node上的容器无法ping通外网:iptables snat规则缺失导致

Kubernetes问题调查:failed to get cgroup stats for /systemd/system.slice

Kubelet1.7.16使用kubeconfig时,没有设置--require-kubeconfig,导致node不能注册

Kubelet从1.7.16升级到1.9.11,Sandbox以外的容器都被重建的问题调查

Mac系统升级后,Vim的UltiSnip插件出错:Error No module named UltiSnips

docker的storage-driver是overlay2时,限制单个容器可占用的磁盘空间

火焰图生成工具nginx-systemtap-toolkit使用时遇到的问题

curl能访问的url,通过blackbox-exporter进行探测时,返回404

Kubernetes: 内核参数rp_filter设置为Strict RPF,导致Service不通

keepalived的vrrp多播报文被禁,导致VIP同时位于多个机器上

Kubernetes使用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与解决方法

kubernetes 1.12 从零开始(零):遇到的问题与解决方法

API网关Kong学习笔记(零):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

CentOS Local设置,消除告警:warning: Setting locale failed

Prometheus(普罗米修斯)使用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超级账本HyperLedger:Fabric 1.2.0使用时遇到的问题

Kubernetes集群节点被入侵挖矿,CPU被占满

超级账本HyperLedger:Fabric的Chaincode开发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超级账本HyperLedger:Fabric Node.js SDK使用时遇到的问题

超级账本HyperLedger:Fabric Golang SDK使用时遇到的问题

kubernetes的node上的重启linux网络服务后,pod无法联通

超级账本HyperLedger:Fabric部署过程时遇到的问题汇总

Calico的hostendpoint的IP地址为空,导致felix退出

容器中运行的haproxy的端口复用问题再解决

haproxy的配置文件存在重复项目,导致reload失败,新规则未生效

calico-cni使pod的删除反复重试,statefulset创建的pod被调度到以往的node上后,静态arp丢失,无法联通

calico的ipam的数据混乱,重建ipam记录

calico node重启时路由同步信息延迟高达4分钟

kubernetes的pod因为同名Sandbox的存在,一直无法删除

grpc服务调用,首次建立连接后首次请求超时

kubelet升级,导致calico中存在多余的workloadendpoint,node上存在多余的veth设备

使用petset创建的etcd集群在kubernetes中运行失败

Kubernetes 容器启动失败:unable to create nf_conn slab cache

容器内部的go程序没有使用/etc/hosts中记录的地址

ceph:1 full osd(s),整个集群不可用的问题

未在calico中创建hostendpoint,导致开启隔离后,在kubernetes的node上无法访问pod

使用端口复用(SO_REUSEPORT)、反复对haproxy进行reload操作,导致访问haproxy间歇性返回"503"

服务器存在较多的FIN_WAIT1和TIME_WAIT状态的连接

ios以及safari中的pre标签设置overflow后,不显示水平滚动条

连接haproxy间歇性失败的问题调查

haproxy返回的http头中没有keep-alive

calico路由丢失问题的调查

calico分配的ip冲突,pod内部arp记录丢失,pod无法访问外部服务

kubernetes的dnsmasq缓存查询结果,导致pod偶尔无法访问域名

目录被其它的容器挂载使用,导致已经退出的容器无法被删除

k8s: rbd image is locked by other nodes

kuberntes的node无法通过物理机网卡访问Service

vagrant: /sbin/mount.vboxsf mounting failed with the error: No such device

docker搜索其它registry中的镜像

cannot change locale (UTF-8):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推荐阅读

赞助商广告

Copyright @2011-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转载请添加原文连接,合作请加微信lijiaocn或者发送邮件: [email protected],备注网站合作

友情链接:  李佶澳的博客  小鸟笔记  软件手册  编程手册  运营手册  爱马影视  网络课程  奇技淫巧  课程文档  精选文章  发现知识星球  百度搜索 谷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