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不可避免之事

作者:李佶澳  更新时间:

  投资    投资    刷新

目录

说明

有些事情必然会发生,N多年前就已经注定,然而却被绝大多数人严重地忽略,直到发生的那一天,人们才惊呼,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真是可怕的迟钝。

巨量可转债

可转债目标价

养老金缺口问题

2017.11.18 国务院关于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通知

划转比例统一为企业国有股权的10%

由国务院委托社保基金会负责集中持有,单独核算
经批准,社保基金会可组建养老金管理公司,独立运营划转的中央企业国有股权

划转的地方企业国有股权,由各省级人民政府设立国有独资公司集中持有、管理和运营。
也可将划转的国有股权委托本省(区、市)具有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功能的公司专户管理。

2017年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开展试点,国资委监管的中央管理企业3至5家、中央金融机构2家
2018年及以后,分批划转其他符合条件的中央管理企业、中央行政事业单位所办企业以及中央金融机构的国有股权,尽快完成划转工作。

2017.11.17 人类更长寿,但中国是否负担得起?

中国的长期储蓄缺口预计将以每年7%的速度扩大,到2050年将达到119万亿美元。
中国人均寿命在一代人之内增加了一倍多,达到76岁——比全球人均寿命长五岁。到2050年,中国退休人口将逾6亿。
中国在过去数十年间创造出的几乎前所未有的巨大财富加上高达38%的个人储蓄率(远高于美国和英国的3.5%和5.9%),
让中国有办法——更重要的是,有正确的储蓄行为和储蓄文化——来避免“退休灾难”的发生。
从宏观上看,中国的累计养老金储蓄总余额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远低于美国(140%)、丹麦(209%)、
英国(96%)、日本(30%)和澳大利亚(113%)。

2017.11.17 中国新一轮下岗潮带来的挑战

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的估算,如果这一问题得不到解决,到2050年,中国养老金收支之间不断扩大的缺口
将达到122万亿美元。

2017.04.06 海通策略:分红增厚 国企带头——从神华分红说起

债务居高不下的问题

2017.11.24 中纪委助力钢铁煤炭去产能

继去年压缩6500万吨钢铁产能之后,中国国家发改委(NDRC)为今年定下了5000万吨的钢铁去产能目标。
在去年压缩2.9亿吨煤炭产能的基础上,今年煤炭的去产能目标是1.5亿吨。
国家发改委的目标是,到2021年末,进一步压缩钢铁产能9000万吨,压缩煤炭产能6.5亿吨。

2017.11.21 中国应核算真实GDP增长率

如果坏账被恰如其分地注销,有人估计,中国的GDP增长率将低于3%。

日本当时也存在GDP构成中消费所占的比重非常低、过度依赖投资的问题,到上世纪80年代更是演变为资源配置严重不当。

到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公布的GDP占全球总产值的17%,多数人相信,到上世纪末,这样的飞速发展会令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
然而,随着信贷增长稳定下来,日本经济在全球GDP中所占的份额开始急剧下降,自那时起,其占比缩小了将近60%。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经济飞速增长,到20世纪60年代末,苏联经济已占全球GDP的14%,与当今中国所占份额相当,
人们也普遍认为苏联会超过美国。但20年后,其在全球GDP中所占份额却下降了70%多。

2017.11.17 中国央行向金融体系注入3100亿元人民币

尽管周四31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注入把国债收益率从4.015%的盘中高点压低至3.98%,
分析师们警告称,中国央行并无明确目标,如果没有进一步放松措施,国债收益率可能会再次升至4%上方。

政策制定者最近表示,他们决心打击宽松信贷;许多分析师认为,宽松信贷已在整个中国经济造成泡沫和供应过剩。

中国的宽松货币政策迄今帮助把债券收益率保持在人为的较低水平,
因为央行流动性——往往是以经济刺激为形式——流入金融市场。

投资者,尤其是已经成为中国国债第二大买家的共同基金,
此前买入主权债务是因为他们假定政府在第四季度将放松信贷,以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目标
但在意识到实际上不会有任何放松之后,抛售就开始了

2017.11.17,FT社评:中国需要的债务平衡术

中国的债务水平已上升到危险级别,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
国际清算银行: 中国非金融部门的债务已从2007年的6万亿美元上升到如今的近29万亿美元。
               相当于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2016年中国需要4个单位的信贷才能实现1个单位的GDP增长。
                        十年前,这个比例是1.3:1。
中国的企业部门是全世界杠杆率最高的:公司债务与GDP之比为160%。
由于经常账户盈余并且储蓄率高,中国所有的钱事实上都借给了自己。
如果债务人无法偿还债务,艰难的重组依然是不可避免要面对的。
试探性从经济中收回贷款正让债券市场战战兢兢。
流动性注入并不是解决债务问题的长久之计。
拆东墙补西墙(例如在中国越来越流行的发行资产支持证券)同样不能解决问题。
中国政府必须小心行事,并寄希望于核心不倒。
中国政府必须要严格恪守对贷款增长、工业产能及——最重要的——由可疑的基金公司、信托及理财产品构成的影子银行系统的限制。

百度百科:资产支持证券,Asset-Backed Security,简称ABS,将债务资产打包后出售,转移债务。

2017.11.17 中国新一轮下岗潮带来的挑战

中国已拨出1000亿元人民币(合150亿美元)为劳动力再培训和提前退休计划提供资金支持,以减轻削减产能造成的负担。

眼下,中国正在缩减国企规模,推动制造业升级。
截至今年底,中国各地将有180万名煤矿和钢厂工人下岗,迎来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最大规模裁员潮。

2016年财报显示,马钢仍负责2.02万名离退休职工的养老金,每年约5.5亿元,由地方政府管理。
因为削减产能,马钢去年还为提前退休计划支出了3.48亿元人民币。
马钢去年到期的债务有超过70%与养老金有关。马钢拒绝对此置评。

2017.03.24 中国养老金改革迫在眉睫

中国财政部数据,2015年,中国3.5亿城镇职工参保缴费21096亿元,增长12.7%;
                                   基本养老金支出22227亿元,增长16.7%;
这种入不敷出自2014年就开始了,当年缺口1323亿元;未来缺口还将更加严重。

中国经济放缓,财政收入增速已降至个位数,2016年仅为4.5%,年均两位数的增速将一去不返。

作为储备基金的全国社保基金现有两万亿积累,但鉴于每年数千亿的支付缺口,长期看也难以为继。

中国人均GDP现为8000美元,不足美国的七分之一,但老龄化程度远高于美国当年。
2012年后,中国劳动人口以每年数百万的规模逐年减少,老龄化加剧,养老金支付压力剧增。

中国人口预计在2025年达到峰值,不会超过14.5亿人。

《“十三五”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预计:
     到2020年中国60岁以上老人将增至2.55亿人左右,约占总人口的17.8%;
     到2050年,60岁以上人口超过4亿,占比达32.8%,每3人中有1个老年人。

人社部《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5》:
    2015年,黑龙江、辽宁、吉林、河北、陕西和青海等6省份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当期“入不敷出”
    2014年底,只有河北、黑龙江、宁夏3省份当期收不抵支。
    2015年,入不敷出的黑龙江省甚至撤回了委托社保基金管理的150亿元个人账户资金。

2016年:
    中国3.78亿人参加“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近一亿人领取退休金,经连续十一年上调,月均达到2000多元
    5亿农民和城市未稳定就业居民参加“城乡居民”养老保险,自2009年启动后,月均待遇100元左右。

城乡居民养老体系:
    2015年,该体系的保费收入708亿元,财政补贴达2044亿元
    超过三分之二由财政出资,而养老金支出的年增速超过34%

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
    2014年10月1日起,为3800万机关事业职工办养老保险。改革已推进到县级,单位按工资基数的20%缴费,个人缴8%
    为激励公务人员,还要求同步建立职业年金,相当于补充养老保险,单位按8%缴费,个人缴4%
    此前已退休或离休的机关事业人员还有近千万,只能“老人老办法”,养老金待遇多在在职工资的80%以上,甚至更高

目前已退休的数千万国企职工,其工作时并没有缴纳社会保险费,他们在国有企业创造的财富全作为利润上缴了国家,
退休后却要领取养老金,养老金只能从在职人员的缴费中支出,并由财政补助
经济学家2002年估算,国企对职工养老的隐性负债已达数万亿元,占1997年GDP的46%乃至94%。

从常识出发,提高年轻人的参保率,提高养老基金收益率,延长退休年限、适当降低养老待遇,已变得不可避免。

农村土地流转问题

2017.11.17,FT社评:中国需要的债务平衡术

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一直推动农用土地使用权在农业人口间流转,导致农场规模扩大,投资增加,回报提升。
有关这些流转规模的数据很少,但提供线上中介服务的土流网(tuliu.com)自2009年上线以来,累计交易面积已达680万公顷

人民币国际化

2017.10.23 分析:周小川的言辞为何愈发直率?

观察人士表示,周小川越来越直率的言论反映出他正最后一次呼吁共产党精英继续他所倡导的金融改革。
过去一年,这些改革遭受了挫折。

对于监管部门来说:
    一个两难困境在于,一方面,允许资本外流会给国内的金融机构施加有益的压力,
        通过迫使它们与外国同行争夺投资者的资金,敦促它们处理坏账并改善其资产负债情况。
    另一方面,在国内金融风险尚未解除的情况下,放开对外投资可能会引发资本大量外流从而破坏经济的稳定,
        正如中国的邻国们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所经历的那样。

“他最大的成就之一是人民币国际化,但如果没有资本账户开放,你就不能说人民币是一种全球性货币”
“即使存在暂时的挫折,他也想要确保总体方向是越来越开放的。”

2017.10.10 周小川呼吁放松资本管制

周小川在接受中国知名财经杂志《财经》采访时表示: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在外汇管制很严重的情况下实现开放型经济”
“对改革来说,时间窗口很重要。因此,有合适的时间窗口的时候就一定要抓住,错过了时机,未来成本可能会更高。”

由于对资本持续外流感到恐慌:
    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政府下令对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和个人的境外投资与海外交易进行更严格的审查。
    资本外流使得中国的外汇储备从4万亿美元降至3万亿美元。

参考

  1. FT社评:中国需要的债务平衡术
  2. 百度百科:资产支持证券
  3. 人类更长寿,但中国是否负担得起?
  4. 中国新一轮下岗潮带来的挑战
  5. 中国养老金改革迫在眉睫
  6. 中国央行向金融体系注入3100亿元人民币
  7. 分析:周小川的言辞为何愈发直率?
  8. 周小川呼吁放松资本管制
  9. 国务院关于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的通知
  10. 可转债目标价
  11. 海通策略:分红增厚 国企带头——从神华分红说起
  12. 中国应核算真实GDP增长率
  13. 中纪委助力钢铁煤炭去产能

关注加微信,一般不闲聊(直接说事)

Copyright @2011-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转载请添加原文连接,合作请加微信lijiaocn或者发送邮件: [email protected],备注网站合作

友情链接:  微信公众号精选文章  发现知识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