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焦虑渐缓

目录

算是迟到的2018年总结吧,2019年已经开始了13天,才有时间和心情,把盘绕在心头的感受和想法,抽丝剥茧,一字一句地吐出来。

微信公众号观点推荐之前被拿来练手,有点儿做废了,事实证明蹭热点写噱头不是自己的菜,今年干脆安心写点儿正经的。

2019年的下半年是非常动荡的半年,P2P暴雷潮掀起了缩招、裁员的大幕,ofo小黄车让全国人民感受到了什么是押金难退。

人们在围观看热闹的时候或许不会意识到,押金难退到背后是ofo不停地清退员工,以及一干供应商货款难以收回,经营困难。

子柳校长上半年的时候就提示,下半年资本市场没钱了,建议大家能找钱的找钱,能找工作的找工作,坚决不要投钱扩大规模。

话音刚落,如爆炒黄豆一般,一个豆子弹起之后,无数豆子跟着弹起。锤子最终证明自己真的是锤子,世界杯期间狂打广告的知乎一次性裁员300。

令人惊讶的是,庞大如京东、美团的大型互联网公司也纷纷祭起价值观的大旗,对考勤有了严格要求,主管谈话的现象开始出现,自欺欺人地将裁员称呼为“优化”,大概谎言说惯了,就不会讲真话了。

总之,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裁员一词的百度指数直追2008年。

同一时间,另外的圈子里依旧是热火朝天,嘻嘻哈哈,丝毫没有冬天的感觉。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官方言论中,每年都是最困难的一年,从来没有“危机”的说法,但80后对西方世界中经常发生的大危机、大萧条并不陌生,并且不应当有距离遥远的感觉。

1998年~2000年,85后还在小学、初中的时候,中国国有企业总共下岗职工2137万人。“下岗”这个词第一次走进国人的生活。那时候这个词有多火呢?我既不会看报,也不会上网,从小学生作文选里看到的。

官方新闻报道了很多下岗职工再就业、创造新财富的故事,报纸、广播、电视反复宣传报道。但是在这些成功转型的下岗工人背后,有多少人从此一蹶不振、生活转贫呢?

业内非常著名的骨灰级漏洞挖掘专家flashsky(方兴)在《我的安全之路》中写到,刺激自己学习计算机知识的正是一起下岗引起的惨祸:

我在稻草上,几个晚上都没睡着翻来覆去地想,对未来生存的恐惧让我深深感觉到,一个人要没有生存的技能,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无助。我开始后悔在学校里荒废掉的时光。

帮我最后下定决心的,是旁人说起的一个新闻,那几年,正是工人大下岗的时候。X王兼并的一家厂子,最后还是支持不下去了,于是这个厂子的工人就全员下岗了,停发工资了。一对中年夫妻都在这家工厂做工人,于是家庭一下断绝了经济来源,他们还有一双在读书的儿女。他们想去找工作,但是身无所长,找不到工作。 于是绝望中,杀了自己一双儿女后双双自杀。

我被深深震撼了,难道,我的未来也要如他们一样?当一个身无所长的工人,到中年的时候,突然接到下岗的通知,找不到工作,然后等待悲惨的结局?不,我还年轻,我应该还能改变什么,而不是等一切都来不及的时候,被命运和世界主宰。

2008年留给人们的印象应当更加深刻,即使没有亲身经历过,也应当从众多前辈那里听说过。当年我还在校园中,听闻着学长学姐们找工作的经历。

前段时间看水库的文章,学到一句充满哲理和技巧的话,“阳光之下,并无新事”。这句话越琢磨越有味道,越琢磨越感觉不可思议,它的内涵几天几夜都讲不完。具化到此时此刻,就是10年后,又开始了一次不安稳。

这半年来,天气一天比一天冷,却越发淡定从容。

第一是因为已经持续焦虑好多年,有点抵抗力。2年前更是眼瞅着一众人揣着小心思将好事变成坏事,被随之而来的麻烦波及,以及在一位两张面孔的朱姓主管的背后插刀之下,陷入至暗时刻。早已看淡生死,不服就干。

这件奇葩事是我最重要的一笔财富。整个经历有非常多地可圈可点之处,至今品味起来依旧是甘甜无比,充满自我剖析时的酥爽。让刚刚开始有点享受安稳的自己,毅然地重拾焦虑,矢志不渝地构建自己。

第二是因为从至暗时刻走出的时候,才发现现实远远好于当时做的最坏的打算。更是在一暗一明的对比之下,突然间发现了焦虑的根源。

雪球创始人方三文在雪球上说过一段非常有意思的话:

每个猿人早上走出山洞的时候,如果它是这样想的:我今天要找到食物,养活自己和家人;在找食物的过程中,要超过别的猿人;在找食物的过程中,要自己防止成为狮子或者老虎的食物,那么我们会认为这是一只正常的猿人。

如果这只猿人走出山洞的时候,每走一步想的都是:我做的事情对猿人社会有用吗?我如何才能为猿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呢?那么我们会觉得这只猿人真是病得不轻。

这段话是对“从股票、期货上赚到钱,对这个社会有意义吗?”的回答。我特别喜欢这段话,是因为从中看到另一层意思。

猿人早上出山洞找食物这个场景非常形象生动,它走出山洞的时候,面对的可能是连绵的群山、一望无际的荒原、遮天蔽日的森林。

以猿人的科技水平,它们所能预见的事物极其有限,既没有卫星图像,也没有手机导航,地图都没有了,走远了能不能走回来都是未知数。

它们每天出洞的时候,面对的都是全新的、充满未知的一天。这一天,它可能发现树上的果子没有了,路上被老虎、饿狼袭击了,也可能意外抓到一只受伤的鹿。

外面是充满了蜜与危险的世界,每天出洞都是生离死别。

“未知与不确定”,这正是我在焦虑的事情。

我们所处的社会已经进入了高度发达的阶段,有很多事物就像超市里永远摆满商品一样理所当然。很多很多年的好日子,让没有经过苦日子的人感觉一切都是应当的,生存从来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话题。

然而,越是仔细思考,越是发现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非常非常不安稳。

前年去了一次珠海,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的街道上游荡着。阳光明媚,景色宜人。看着稀疏的人群、空荡荡的街道,内心却是一阵阵惶恐,如同置身荒原:倘若我突然来到这里,要如何谋生?

有这样的感受和这样的疑惑并不奇怪,因为一直在筹划摆脱地域的束缚。

互联网是一个非常奇葩的行业,它是对信息技术利用最充分的行业,它利用信息技术将天南海北的人都连接在了一起,使以前老死不能交往的人能够互通有无。

这个利用信息技术打破地域限制的行业,自身却被死死地绑定在地域上,对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北上广深杭之外,如同荒漠。

在珠海,从风景秀丽的海边,到周围一片群山的空地,和熙熙攘攘的本地人共挤同一辆公交,生存的困扰从心底滋生,双脚在不停地颤抖:掌握的一堆“高端”词汇和“半吊子”技能,要与何人诉说?

不能预知未来的猿人不仅活了下来,活得还相当好,几十万年之后,它们的后代将地球彻底改造,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火星都被要被登陆了。

是因为它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才活了下来,还是因为它们活下来了,所以未来才有希望?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大自然为存活的物种安排了各自的生存之道,那些没有生存之道的物种早已消亡。

存在即合理。几十万年以后,高度发达的人类社会也遵循这个准则,因为你存在,所以未来有希望,如果一两次的至暗能够消灭我们,那么我们应该早已经不存在了。

让flashsky大为震惊的那对下岗职工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服务的工厂倒闭了,就认为天塌了下来。他们如果能够挺过那一刻,就会发现阳光依旧灿烂,这世上没有了这条路,还会有另一条路。

恐惧源于无知,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每多一分,内心的惶恐就减少一分。想明白了“存在即合理”的道理,就会对来充满希望。这时候,内心的不安稳能够消除一半。

几十万年里人类苦苦追寻的能力只有两个:预测和掌控。

人类最先的需求是预测万物的运行规律,从而使自己能够躲过灾难,然后希望能够掌控万物的运行。试想一下,我们今天拥有的花样繁多的科学技术,是不是都是在解决预测和掌控的问题?

非常赞同水库的“T-1”理论,见到水库欧神对“T-1”的阐述时,如遇知音,仿佛自己心底的话被说出来了。这世间任何一个领域的繁文缛节都多于牛毛繁星,然而底层的道理却非常简单。

科学技术何其多也?主线都是预测和掌控。也正是因为这样,90多岁的老教授依旧能够指导年轻的科研工作者,他依靠的不是对细节的了解,而是对本质的把握。

大道至简,物理学、数学也对此孜孜以求,你可以说这是触类旁通,也是可以说这是“阳光之下,并无新事”。我觉得更本质的原因可能是:人类的智慧一共就那么几种,依靠这有限的几种智慧活下来了,所以这些智慧是有效的。

将焦点拉回我们自身的生存,即将开始的不平稳摧毁不了我们,危机中永远酝酿着新生。我们能够准确的预测这种趋势,不卑不亢、不慌不忙,内心充满希望。

但是百年以后的繁华,与你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们需要掌控3~5年内的自身命运。只有这样,内心的焦虑不安才会一扫而空。

在另外一个圈子里晃荡时,了解到越来越多的事情,醒悟到自己在过去那么多年,都是在做一件错事,从来没有感受到技术的真正价值。北上广深杭之外,也不是荒漠。一切忧虑,源于无知。

文章开头提到裁员风潮汹涌之时,另外一拨人依旧谈笑风生,数钱数到抽筋,赚钱赚到手软。为何?无它,掌握了更多的生存门路。

若问对新的一年有怎样的憧憬,掌握更多的生存门路,在不打破执念的情况,找回久违的亲情,回馈儿时享受到的关怀,就是唯一的愿望。

回首过往,离家求学、离乡工作,累计已经有多少年了?远离抚养自己、并把自己视作唯一的父母,多少年了?日出日落、岁月穿梭,空留老人在千里之外独自衰老,这是无天理、无人性的生活。

唯有掌握更多巧妙的生存门路,才能打破当下的窘态。

2019,焦虑渐缓,却也仅此而已。

作者微信

推荐阅读

Copyright @2011-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转载请添加原文连接,合作请加微信lijiaocn或者发送邮件: [email protected],备注网站合作

友情链接:  李佶澳的博客  小鸟笔记  软件手册  编程手册  运营手册  爱马影视  网络课程  奇技淫巧  课程文档  精选文章  发现知识星球  百度搜索 谷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