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级领导通知,#1440次文不转了。因此,也没有本篇了。

缺乏最基本的逻辑素养

一)前言

这二天,地产"自媒体"圈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故事的源头,来自于[SPI撕马桥禹州府]。

水库一般很少发"次文"文章,但是在#1440文后,很罕见地把整个帖子都转了一遍。

为什么关注这件事呢,因为我觉得这事很有趣。

在整个事件中,绝大多数人的三观完全不正。

为了这个三观,就值得我写一篇。

或者引用SPI(项川)本人朋友圈的图:

二)神转折

首先,请大家看一下《谁买谁倒霉:上海2017最滞销楼盘揭秘》帖子原文。

拨丝抽茧,嬉笑怒骂,该把"马桥禹州府"撕得一文不值。

黑心而又无能的KFS,跃然纸上。

整个事件的第一次神转折,发生在下图。

震惊,震惊,震惊

瞠目结舌,瞠目结舌,瞠目结舌。

整个事件发展至今,原来是这样的逻辑:

  • 项川要求禹州投放广告。

  • 禹州拒绝

  • 项川以负面报道威胁

  • 禹州曝光

热血沸腾的网友,于是得出了结论。

事情的真相已经十分明显了。善与恶,已经分清楚。

苏州的"自媒体"们,纷纷口诛笔伐。

短短的半天时间,又是好几篇千字长文。而且都是数万阅读。

咳咳,哥哥的意思,十分清楚。显然:

以上全错

三)对事不对人

为什么"以上全错"。为什么所有支持黄万松的人,几个自媒体,素质都很"差劲"。

(网络图片,不知真假,黄Sir)

因为有一件最基础的原则,做人的安身立命之处,你们没有学会。

对事不对人

对于整个事件,其实你只要问一句话:马桥禹州是不是烂盘。

是不是卖不动,是不是盛大开盘只卖了20%。

如果你的回答是:"Yes"

那么事实十分之清楚,马桥禹州回避。

亲爱的购房者们啊,你们千万不要去买马桥禹州府。

[这才是地产自媒体,可以给予广大读者们,最有用,最富有价值的建议。]

而苏州那几个地产"自媒体"账号。他们纠缠的是什么呢。

  • 项川是一个恶棍

  • 项川是为了钱

  • 项川是因为勒索不成

那么请问,项川是一个好人坏人,是否影响"禹州府大烂盘"这个结论呢。

你MOTHER有没有教过你逻辑,有没有教过你分析,有没有教过你对事不对人。

中国人遇到质量问题,伪劣投诉。首先想的不是如何改进自己的产品。

而是说投诉者人品不行,道德不行。

呸,没出息的东西。

四)勒索

如果说"对事不对人",是最基础的道德伦理课。

还比较容易理解。

那么在奥派的框架内,对于"勒索"怎么看待。

我们的看法是:完全合法。

在整个奥派经济学的框架内,只有一件事不合法。那就是"暴力"。

除了暴力,其他任何事情都应该是合法的。

只要没有暴力,就不存在勒索。

只要没有暴力,我就没有办法伤害到你。

举个例子,假设项川现在通过种种渠道,掌握了黄万松的"负面报道"。

项川有没有资格把它写出来,公之于众。

答案是肯定有的。

"言论自由"本身就是我们这个社会极其珍贵的一根支柱。而且对于负面能力的报导,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修正错误,改善我们的生产力。

项川写《谁买谁倒霉》这篇文章,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只要你禹州府的确是卖不动。真人真事事实。

而接下来,项川拿着这篇文章,去找黄万松做一笔"交易"。

交易。

"你给我钱,我不出声",请问交易是不是好事。

答案也肯定是"好的"。

dT > 0,双方各取所需。双方都快乐。由此证明了"勒索"行为也是正当的。[1]

从经济学的一个"大图景"行为来看,"勒索"行为,事实上加速了"丑恶"的出清。

社会每时每刻都在产生着黑暗,每时每刻都有罪恶发生。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这些"罪恶"并没有曝光。

因此消除这些罪恶,就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做恶事几十年后才会被天罚。

而"勒索"是一笔收入。有需求就有供给。

如果"做生意"dT>0可以赚钱的话。相信有很多人愿意去做"合法的狗仔队"。

我的意思,并不是偷拍女明星白百合。

而是说,通过公开的渠道,汇拢信息,做个记者。

"收买"是行不通的。因为潜在的供应无数。

哪怕你今天收买了"项川",明天还会有项河,项海.........

天底下的记者那么多,抱薪救火,越买越多。

如果不允许勒索,丑恶会更多

如果允许"合法狗仔队""勒索"等行为的存在。

事实上加重了"负面行为"的成本。并促使做得差的人,更快被市场淘汰。

也就是从"大义的名分"上来说。项川也没有错。

"负面报导,不买就爆",本是记者人权。

五)不快

第三个层次的"毁三观",是"不快"。

包括SPI(项川)本人也惊叹,他这篇文章发出去以后,跳得最高的,反而不是黄万松本人。

反而是苏州的几个"自媒体"号。

苏州几个号最愤怒的,是"浓浓的上海人优越感"。

你说操盘手渣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说"上海混不下去去苏州"。

苏州人感受到了浓浓的地域歧视。

中国的教育,长期以来缺乏"正本清源"的肃穆。

整件事最想问的,上海人有没有地域歧视的自由。

答案是:有的。

在水库文章《[所有私营企业,不适用歧视原则]》~#F1100~一文中,我们说到;

任何个人或者企业,只要他代表私营,就有权歧视任何人任何事。

我们要求的是公开的歧视的权利。

而荒谬绝伦的,反而是几个苏州人的理由:"你使我感到不快了"。

感到不快,你回去抠瞎你的双眼去啊。

割掉你的耳朵,你就听不见难听的话了。

穆斯林还不想让哥哥吃猪肉呢。看见猪扒就说"使我不快"。

滚就一个字!

你只能管住你自己。一个人的自由,以另一个人为边界。

你可以骂我是混蛋,也可以取关我。

但是你说你"感到不快",这个不是强迫别人的理由。

六)再次转折

问题的第三重转折,又开始了全盘的颠覆。

因为项川这篇《[谁买谁倒霉:上海2017最滞销楼盘揭秘]》,其实逻辑是不对的。

嗯,逻辑真不对。

如果你看文真仔细的话,项川提供了二次质疑;

1)马桥禹州府,去化率只有20%,上海最差

2)禹洲奉贤项目,畅销热销,因价格太底。

细心的读者,在这里其实已经发现了项川的"自相矛盾"之处。

  • 价格定得高,去化缓慢

  • 价格定得低,损害公司利益。

大哥呀,你这到底是要哪样啊!

面对项川和黄万松的指责,黄总完全可以面不改色地回答;

"马桥禹州府卖不动,是因为我们对股东有担待的公司。维护股东利益"。

你想,汤臣一品从2007年,100000元/平米入市。

在当时被誉为天价中的天价,彻底完全卖不动。

过了半年才卖了1套,第一年只卖了3套。

那么汤臣一品是不是一个糟糕的楼盘。你是不是要去指责汤臣集团管理不善呢。

显然也不是的。

此后"汤一"足足卖了十年。在2015年时据说销售过半。

今天估计卖了3/4.

"卖得好不好""去化率多少"从来不是一个操盘手的评分标准。也有可能公司战略,就是吊起来慢慢卖呢。

项川在这点上指责黄万松是毫无道理的。

而黄总,如果要反击,也十分容易。

他却选择了最下等的"人生攻击"。抹黑项川问他索取"金钱利益"。

完全不懂得对事不对人。

应变之差,未免令人叹息。

七)结语

好了,整件事我们翻过来,又翻过去。来回颠覆了好几次。

粗略的读者都搞糊涂了。你们到底立场如何。

咳咳,你只需要记住。

马桥禹州府定价高于市场水准,谁买谁套

就可以了。简单伐 :-D

(yevon_ou\@163.com,2017年7月3日晚)

[[1] ]项川不需要对公众负责。如果他不是用政府资金的话。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