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业税的外围世界 #700

原创: yevon_ou 水库论坛 2016-01-12

营业税的外围世界 #700

道德沦丧,丑态百出

一)众生百态

在房地产历次调控中,第1,8,9次是最重要的。而营业税对价格体系的摧残,又排在第一。

时代大变迁之下,看看身边人的反应,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朱镕基总理五年,在他的任期内,最为人称道的,就是留下了一群"技术性官僚"。

"技术性官僚"是一个特定含义名词,其对应反面,则是"政工性官僚"。

也就是干活的人,和不干活的人。

当营业税刚出来的时,最高领导还存三分理智。不忘了问下面一声,"交易笔数可有减少"

回答的是官方媒体文科生小编,他们红着脖子,大声回复了一声:"报告首长,交易暴增"。

如果你翻回2005年的史料记录的话,这实在是一场闹剧。

为什么,因为政策宣布的时候,是2005.05.20,而生效是六月一日。

也就是当中,还有近十天的空隙。

于是群情峰涌。大伙一起骂娘。一方面骂着生儿子没PY,一方面把交易中心挤得水泄不通。

谁都要加紧流程,哪怕是拼凑借钱,一定要赶在2005.05.31之前把交易完成掉。这样可以免税。

而文科生小编发给高层领导的图片,就是拍摄于2005.05月尾。交易大厅里面人山人海,挤满了人堆满了烟头。公务员甚至不得不加班到晚上八点,连续十天才可以把交易塞进办完。

文科生小编向最高领导汇报:"全国人民喜迎交税,交易量蜂拥翻倍"。

中堂一听不由大喜。

而事实的真相呢,真相是2005.06.01当天的交易量为零。简直比熔断机制的证券公司下班还早。

上班直接下班。

整个大厅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此后呢,6月2日也没人,6月3日也没人。6月5日也没人。

一直持续了约12天,一个交易过户的人都没有。从第13天开始,才零零星星地有客户交易。此后交易量也一直都没有恢复。

而高层领导的耐心是有限的。问过了一次"成交量如何"。也不可能天天盯着问第二次。

这就是欺上瞒下的典型。

二)中介的脊梁

5.55%营业税之后,受伤害最严重的人是谁。

是房东么。房东最多不卖。我不卖还不行么,要卖就是"到手价"。

买家的利益是受损的。但这是长远的事。加倍惩罚的事情还在后面。

真正受影响最严重的,是中介。

对于中介来说,从1%的交易成本,上升到7%的交易成本。这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别忘了,2005年夏季,全上海可是有150000名中介从业人员的。这个数字,甚至超过了十年后城市扩扩张的今天。

高昂的交易成本,对于买家卖家都是损失。可是对于中间人,那就是灭顶之灾了。

当时按照我的估计,全上海经纪人会萎缩到50000人左右。虽然可以靠租赁和老公房交易养活一批。

但十万人失业是不可避免的。

100000个工作岗位,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在欧美政坛又会引发多大的震动。

事实的发展也的确是如同所料。2005.6之后,中介公司的次新房交易接近于零。

原本依托于板楼小区,裙楼沿街的布局,完全不适合新形势。要大规模地重组和关店。

虽然可以靠租赁和开拓老公房市场艰辛生存一阵子。但日子难过是难免的。

于是我想听听中介行业怎么说,这个受伤害最大的行业怎么说。

当时市场份额最大的是中原地产,其中国区总经理,丫还是个香港人;

"加营业税实在太好了,中国实在太需要这个政策了,全体中介喜迎交易成本翻升六倍"。

就为了这件事,从此以后十万中介就算是讨饭,你也不用怜惜他们。

三)普通住房

应该说,2005年第一轮宏观调控时,政府还是有一点理性的。所谓"技术性官僚"也没有全部被排挤出岗位。

当第一轮宏观调控时,留下了"普通住房"和"非普通住房"。并留下了一个"六个月调整"的承诺。

这里面虽然还仍有bug,但也算是尽力了。

可是以后的风云突变(此处删去N字)。最后的结果,就是"普通住房"标准,永远也不调整。

有一个笑话,叫做"我们都是外星人"。为什么,因为你非普啊。

我也非普,他也非普。

大家都是非普通类型。那我们是什么,不是地球人,是外星人么?

"普通住房"政策,是典型的恶政。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整个市场内90%都是"非普"。

所有的人都是非普,你几乎找不到普通住房。

这里面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因为最高层领导,一开始并不想"赶尽杀绝"。他的"普通/非普""满五/不满五",其中本来有不少生门可走的。

但正所谓中国的事情,"经是好的,被下面的和尚念坏了"。

最高领导本意并不恶劣,但是此后政治风向越来越紧。底下人做事的风格,就是宁紧不能宽。凡事皆往左边靠。

所以"普通住房"的标准,就是迟迟得不到调整。最终整个市场90%都是非普通住房。小白领看得上眼的房子,几乎100%都是非普。

我们为什么不喜欢和傻空争论,因为他们没脑子。看事物只能看到眼前三寸,而丝毫没有大局观。

就好像这篇"营业税5.55%"的文章,一定会有傻空跳出来说,"等等等等,还有特殊的税务豁免情况,在某些某些例子下面,税率可以定得很低"。

你如果想去写博士论文,自然可以面面俱到。将每一种情况都分析到。写上几万字,混一个博士论文。

但炒楼是很踏实的事,我们喜欢玩实的。动辄就几百万真金白银的利润。都是真钱。

我们不喜欢玩虚的。

真实就是,关于"普通住房"的所有讨论,基本上都可以删掉。

凡是我们看得上眼的房子,99%都是非普通住房。

基本深耕多赚的资深炒家,都不是首套住房。

研究这些屌丝优惠政策对我们毫无意义。

如果我们关注于"非普通住房"的话。还能得出一个很重要的结论。

"交易成本从未降低过"。

水库论坛有一篇很老的文章,《回忆那些楼市成交的黄金岁月》[[1]],可以参考看看。

他讲的就是,这么些年,政府的口子从收紧到放松,再收紧再放松。

可是有一点从未改变:"非普通住房的交易税收"。

无论你营业税从二年调到五年,差额的5.55%还是全额的5.55%。

只有一点从未改变,"非普通住房"从来没有免税过。

仅此一点,政府的调控政策,就必然是失败的。

四)逆势上涨

营业税的另一个笑点,是普罗大众。

我有一套房子,2005营业税之前,本来挂牌20000元/平米。营业税之后,挂牌28000/平米。

大约2005.10的时候,中介打电话来,说有一个客户,原本看过的。现在想再回头看。挺有意向。

于是就接进来。是一个40来岁的教师模样知识份子。

客户一开口,就是16000,也就是八折。

我说不行,要28000。

客户大为困扰,说你这就奇了。你是"逆势涨价"。现在这样世道,你怎么会涨价呢。

我还真奇怪了。我为什么要降价呢。

营业税,明明是促涨房价的呀。

客户摇头说不是,营业税是降价的好嘛。而且我尝试了一下,客户大脑三观自成体系,水泼不进,完全不能矫正过来。

不能矫正,那怎么办呢。那就撒油娜拉。让市场走出来,让残酷的现实来教育你好了。

如果你醒悟,识迷途之未远。

如果你不醒悟,你就继续被屠杀。一直被屠杀到社会最底层去。

这就是"知识改变命运"。更准确地说是:"毒教育不改变命运,真知识改变命运"。

在我十几年的职业炒家生涯中,对整个大市最有信心,判断最准确,套现套利,最有把握把全部身家全部都押下去,甚至不惜把杠杆放到最大;

这样的机会,一共只出现过二次。

  • 一次是2005.12

  • 一次是2009.02

05年是第一次宏观调控,也是给中国人上的第一堂课。

在这堂教训中,有着正确的世界观,有着奥地利经济学派知识,有着奥派功底的人;

和愚昧无知,信奉青天大老爷,马克思主义教育培训出来的人;

第一次拉开了巨大的距离!

2005年底,所有人都说要跌。都说宏观调控,房价大跌。

只有我一个人说要涨,要大涨,要几倍地涨。5.55%要变成15.55%加几倍地惩罚。

因为这涉及到信仰,坚定不移的经济学信仰。

对科学的信仰。

2005年底,是赚钱最确定的时刻,是最好的时刻。

正谓黄金岁月。

(yevon_ou\@163.com,2016年1月9日子夜)

[[1]]《回忆那些楼市成交的黄金岁月》http://www.shuiku.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74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