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左翼,什么是右翼(中) #F420

yevon_ou 水库线下 2018-11-13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ibkgib9IoiaJWncCNtA15AldEMNpVP7QjgLVsgQNwVhGk70nzia9BFJibx913mFEjhlxKXfIDmMoMhN4XyatBGxhiaQw/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

旧文重发系列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ibkgib9IoiaJWncCNtA15AldEMNpVP7QjgLN8fCp2x90AQBqVamf9dBIic01qwsJ9ib8tMgab2qJvWLVvzYM86InPZA/640?wx\_fmt=png&wxfrom=5&wx\_lazy=1&wx\_co=1

在文明的长跑中,"先行者惩罚"是非常非常严重的。

一)左右翼的概念

在政治学中,"左翼,右翼"是最令人困淆的概念。

譬如说,目前教科书老师给你灌输的图景。画一条直线,从极左到极右。

老师会告诉你,社会上有极左端分子,有极右翼份子。当然还有更多的是"温和派"中间选民。

一个社会最终要运行,关键看左右的角力。太左不行,太右也不行。

不偏不倚,乃谓之中。

将左翼右翼取一个中点,"中间派"才是社会应走的道路,权衡利弊之后的结果。

当教师们向你这样灌输"左右翼"的一番毒教育观点时;

在一个死心眼如俺,顽石不化的思考者眼中,这是绝对难以接受的。

  •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社会最终选择了"中"。中才是正确的道路。

  • 既然"中"是正确道路。那极左,极右,是不是都是错误份子。

  • 如果他们是错误份子,那他们为什么不悔改。其中不乏大师宗师级的人物,他们为何不知道"真理是中"。

在我们眼里,真理是一元的。全社会必然存在一个独立的,正确的真理。

二个充分[完全理性]的大师坐在一起,经过足够长时间的讨论之后,他们一定可以达成"共识"。一定可以探索出共同的真理。

对于俺这种拒绝接受"洗脑教育"的脑子来说,我坚信真理是一元的。

你要告诉我,"极左也是正确的","极右也是正确的"。

"不过目前二个都不正确,取中间值才是正确"。

对不起,我的逻辑无法接受这样的算法。要死机的。

对于目前的诸多议题。例如贫富分化,全球化,温室效应,臭氧排放,同性恋,堕胎,贸易保护,伊拉克战争,种族歧视,恐怖主义袭击......

我绝不认为"支持"和"反对"同时都是正确的。

必然某一方正确,另一方是SB。

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则是,"左右共治"隐含着另外一个假设:"左和右是平衡的"。

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

在目前的理论体系下,好似"集体左倾"之时,你就要加二个极右翼份子。达到左右平衡。"集体右倾"下,就要加二个左翼分子。

左翼,右翼,简直好象强酸强碱一样。可以互相中和的。

而事实呢。极端的种族主义者,我们可以认为是极右翼。

一个极端的共产主义者,可以认为是极左翼。

"集体右倾"时加二个左翼分子?在种族主义的同时加二个共党份子?

开什么玩笑。那只能火星撞地球,在马路上就火拼了起来。

强酸和强碱没有合成H2O。反而是酿成原子弹吧。

更进一步,为什么一个人不能"同时"又是极端的民族主义,又是共产分子呢。

譬如说,斯大林。

"屠杀犹太人"最早是斯大林搞出来的。1920年代俄国大肆迫害犹太民族,杀掉近一半人口。

剩余的犹太人纷纷逃亡德国寻求庇护。并种下了波罗的海三国亲德国的政府,以及遍地的带路党。

苏俄一贯采取的是"要地不要人"的政策。每打下一块地盘,就把土地上的原住民全部杀光赶走。

海参崴原本有40W中国人,占2/3以上。接近于一个中国城市。

斯大林把他们全部都赶到北极圈,累累尸骨。纯粹是因为"伟大导师"在所有中国文献上都不予报导。

如果一个人既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又是极端的"共产主义者"。

极左和极右的"标尺"同时在一个人面目上闪现。那么他应该算是左翼还是右翼。

如果左翼和右翼象强酸强碱,那它们应该是水火不容的。

拐开180度的性格,又怎么会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呢。

教科书理论看得越多,越是让人感到迷惑。

其三,目前普遍的分类,劳工,福利,环球变暖,同性恋等诉求属于"左翼"。

而种族主义,基督教传统,战争,民兵,市场经济属于"右翼"。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问题是怎么分的。

长期以来,一直困扰我的一个问题,"豆腐脑是吃甜的,还是咸的"。

假设我是咸党。坚决只放香草不放糖。请问我在政治上,是属于左翼,还是右翼?

如果我在"豆腐脑"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不足以判断我的左翼,右翼。

那么,凭什么我支持堕胎,就硬说我是左翼。

不支持堕胎,同性恋,就硬说我是右翼。

这里面关系又是怎么来的。凭什么一个议题又变成了左右试金石。这里面的标准是怎么定的。

问题越来越多,越想越多。你对世界了解越深,越发现里面自相矛盾之处越多。

到最后,恍然大悟。答案只有一个:

"以上全错"。

二)真相

"随着全球化和跨国大企业的兴起,权力正从政治家手中转向大公司的董事会会议室"

------英国《焦点》月刊2000年8月号刊

这是一句我们从小耳熟能详的话。从我们蒙童时代开始,在《读者》《读者文摘》《经济学家》中就一再引用的观点。

MNC,邪恶的大公司,共济会的阴谋。当我们非常年轻时,我们也心怀满腔热血。坚决不能让这些邪恶巨人,侵犯到公民的利益。

一直到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我们足够成长,成长到一代大家,足以冲破毒教育桎梏在我们身上的牢笼之时。我们终于领悟到,这句话的真实意思:

==> 随着宣扬:"随着全球化和跨国大企业的兴起,权力正从政治家手中转向大公司的董事会会议室",权力正从大公司的董事会转移到了政治家手里。

你没看错。权力正从大公司董事会->政治家手里。

也就是这整件事,是完全相反的。完全带你到坑里去的。

我们平时所受的教育,可以称之为"毒教育"。

毒教育的意思,就是在你懵懂无知的时候。直接就把你三观带歪掉。[告诉你的世界观,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你起点弄错了,以后浑浑噩噩一辈子,也意识不到自己是生活在Matrix中。身边全是谎言。

偶尔你会觉得困惑,为什么"和书上说的不一样"。就好比秀相三番五次说要调控房价,但结果却是越调越涨。

而仅仅是在房价上的一个失误,就足以造成你半辈子的痛苦。

很多愚人,他们对于"失误"的理解是"自动忽略"。Ignore后还能继续执行。

所以他们就是那种"三观"被带歪掉的人。吃了苦头,仍不自知。

只有极少数人,才会对"越调越涨"深思"为什么"。

言归正传,自从2000年以来,一个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就是MNC大型的跨国企业,日子越来越难过。利润越来越微薄。

HSBC汇丰银行,曾经被誉为香港的骄傲。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香港股市崩盘。在所有的暴跌之中,只有HSBC是几乎所有的分析师一致看好,一致推荐。一致共识"价值所在"。

为什么,因为汇丰追求卓越。汇控一度占到香港市值的40%以上,一只股票。

而今天呢,汇丰银行股价40元。跌到20年最低位。

因为汇丰银行在美国Compliance罚款百亿美金。汇丰几乎完全放弃了北美业务。惹不起躲得起。

在中国大陆,汇丰银行的业务几乎全无进展,被中资银行打得溃不成军。因为国内无处不在的"合规"性检查。银监会准备了足够多的细小条文,每一条都足够让你药丸,每一条都足够让你罚百亿美金。

北京银行的信贷员,趾高气扬地和我说:"我们才是政府的亲儿子,外资银行是后妈养的"。

汇丰恒生,在中国几乎办不成任何事。你去国贸恒生接触接触,快让你吐了,"完美银行"变成了垃圾服务。

在美国,高通公司因为太过于优秀,而遭受到了"反垄断调查"。

通用汽车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瑕疵。奥巴马政府激动得浑身发抖。因为瑕疵不重要,重要的是"罚款"。

他一张单子,可以开出150亿美金的罚款。超过人家十年利润。其唯一的后果,就是跨国企业彻底退出美国市场。

至于微软,DB,google遭受的伤害,那也就不说了。

这些故事告诉我们的是什么。

当政治家在台上煽动:"随着全球化和跨国大企业的兴起,权力正从政治家手中转向大公司的董事会会议室"云云。

他其实在煽动着这样一种思潮:"大公司是危险的可怕的邪恶的,需要政府管一管"。

政客们越是喊"危险啊,邪恶啊,可怕啊"。人民们于是会把权力交给政客,交给政客去"管制"。

政客们获得了权力。他们就可以[去罚款,去引导,去规定企业的经营方向,去给自己的盟友发红包]。

当我们高喊着"全球化,权力转移董事会"其实真实的真相,是你每多喊一次,权力就更多转移一次到政治家。

董事会就少一分钱,越来越弱。

这才是真相。

政治是一件高度复杂的事。你表面看到的,绝对不是真凶。

政治太复杂。

这个世界最悲哀的,就是抛头颅,洒热血,去从事一项错误的事业。

三)抢劫

再多的钱,你也经不起抢!

看清楚了这一点。你才算看清楚了实质。哪怕你再牛逼的500强MNC。今天政府修改一下税法,明天给你二个合规性指引,后天抓你一个小瑕疵罚款150亿美金。

任何企业都扛不住。

所谓"第一权利""第二权利"。政治权利才是第一权力,你钱再多,也禁不起抢,禁不起折腾。

别以为500强多么牛逼哄哄,其实只不过站在台前的土鸡瓦狗史前恐龙。枪杆子才是真正躲在幕后的终极权力。大怪兽利维坦。

[枪杆子才是第一权力]。在枪杆子前面,什么马云马化腾王健林统统不够看。

看清楚了这样问题的实质,于是"什么是左翼,什么是右翼"。顿时看得清清楚楚。

左翼就是抢劫的人,右翼就是反抗的人。

在西方的民主政体,所谓左翼右翼,就是对议席的争夺。

逻辑很清楚,路线很明确。大家对于怎样搞好这个国家,什么才是"真理"毫无兴趣。

议席就是权力。只要争夺到了权力,就可以用政府迫害商家。从而获得利益。

穷人天生是左翼。你如果看美国民主党,他的基本盘就是:

  • 底端:黑人,拉丁人,白人贫民。以维持数量多数。

  • 中端:全部的学术界和传媒界。教授记者学生,以"穷酸"为主。

  • 高端:极小撮的白人政客精英

你如果看其他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工党几乎所有基本盘都是以劳工,穷人,新移民为主。左翼天生是穷人,没有例外。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穷人最大的利益就是"洗牌"。

现在他是穷人,是Loser,是社会底层。而且上升阶遥遥无期一片灰暗。

穷人的愿望是什么,就是"洗牌"。最好天下大乱,越乱越好。

反正你是无产阶级。再也没有什么失去。情况不可能再坏。

天下大乱的时候,难保可以混个出身。遇上机缘巧合,还是个革命老干部。

左翼右翼,皆是幻相。

唯有利益,才是根本。

你如果观察西方议会史,你就会发现,几乎99%的"新"议题。全部都是左翼政党提出的。

简直就是一个没事找事,无事生非。

为什么,因为左翼政党必须要不停地提出"新问题"。才能把水搅乱。

至少也可以多一点机会。

类似于"环保主义""动物保护""全球变暖"。

真TMD见鬼了,你还计较什么500年后海平面上升1cm。妈妈咪呀,50年内欧洲圣母就要被黑绿全盘占领了。

但是,左翼政党还是坚持不懈地提出了一个又一个议题。其中有一些通过了,有一些没有通过,有一些拉锯中。

凡是通过的任何议案。都为左翼政党增加了机会。

譬如说,"环保主义"。

环保本身是毫无道理的。环保的成本,主要都加在了大企业,大财团,大富豪身上了。

如果你是一个宅男。失业囤在家里。你一样可以发现身边的天更蓝,水更清,花园更美好。

我们知道,经济学一条最基本的公理就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如果你宅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做。环境却一天天变好。

那么,谁来帮你付费的呢?

"环保主义"为政府增加了一大堆的公务员,相应的不少屌丝就业职位。最夸张的技术,类似于"碳捕捉"。

而其背后,却是大公司苛刻地多加税费增加,以及制造业成本崩溃。

总体是国力的损失。

你要环保,100W美金可以在撒哈拉种一堆的树。你没事保护伦敦的森林干什么。

环保完全就应该市场化。谁的地盘谁治理,谁收益谁付费。

但是左翼团体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议案。穷人群体在"洗牌"的同时,是国家国力的沦丧。

四)永恒的左翼

接着,我们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是"永恒的左翼"。

有些人是左翼,但是左翼政党上台了。他心水的政府上台了,他还是反对,还是愤怒,还是"永恒的左翼"。

有些人是永远不满的。共产党政府上台了,他又开始反对了,又开始要求"反腐败",对资本主义生活方式突然间充满了赞美,变成了美分党,带路党。

其变脸之快,快过翻书。

因为听话要听音。你以为他主张的是"社会大同,全世界劳工联合起来"。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

他真正的呼声,是"抢钱,抢粮,抢女人"。

"请给我金钱,女人,社会地位,而且还不需要太大的努力。现在,立刻,马上"。

这才是屌丝的呼声。

所谓"永恒的左翼",穷人永远是左翼。

穷人永远是左翼。哪怕即使左翼政党上台了,因为吃蛋糕的永远是金字塔1%的人。

如果他不幸没进入吃蛋糕的干部。则他肯定不满,肯定还要喊各种各样的口号。口号的具体纲领并不重要,实质只有一条:"我也要吃"。

从来不存在真正的左翼。99.999%的人并不关心人类大同,动物保护,劳工正义。

他们真正关心的,是私己利益。

所有的议题都是表相。真正的实质是利益。

Loser永远是左翼。Loser永远希冀着"重新洗牌"。

你可以将"左翼"/"右翼"比例,理解为"对社会不满"/"对社会满意"的。

因为露瑟永远存在,所以左翼永远有基本盘。

这就解释了中国"左右颠倒"的问题。

众所周知,中国是左右颠倒的。GCD本身是一个左翼政党。而反对GCD的,现在普遍是底层民工。支持GCD的,反而是凤凰男金领白领京沪居民。

因为你理解错了,根本不存在"左翼份子"。根本不存在内心狂热支持"人类大同,全世界劳工团结起来"。你找一个黑人民工住他家里试试。

那些乌有之乡的人,之所以是"永恒的左翼"。根源是他们不得意,在社会上混得差,所以天天梦想洗牌。

那些下岗的50/60工人,老头子搬个小凳提着鸟笼。天天在街巷痛骂邓小坪。鼓吹及互相吹捧m时代多么光荣,没有腐败。恨不得变天。

你以为他们笨,还是傻啊。

都不是。退休工资加到30000元/月,保证他们天天说今上好。

(未完待续)

(yevon_ou\@163.com,2016年5月14日午)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