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宏观调控(上) #680

原创: yevon_ou 水库论坛 2016-01-10

第一次宏观调控(上) ~#680~

一箭三雕,作茧自缚。

一)宏观调控

粗略地说,我们可以划分出九次宏观调控:

a. 营业税

b. 所得税和土增税

c. 针对KFS的土地和信贷收紧

d. 7090及差异化信贷

e. 经济适用房和保障房

f. 加息加准

g. 限贷

h. 限购

i. 房产税

如果要说影响力和重要性的话,最重要是第1,8,9条。

吴思《潜规则》说,京杭大运河旁,竖着六块历任总督的石碑,再三强调不许贪渎。

吴思叹息说道,如果石碑有用的话,一块就够了。又何必再要六块。

针对房地产调控,他其实是同样的道理。上面的人,其实不知道哪一条政策重要,哪一条不重要。

正因为调控无效,所以才调了一轮又一轮。

现在我们告诉你,最重要的是第1,8,9轮。尤其是第一轮,他的深渊影响,直接造成了房价暴涨。以及今天所有的不良后果。

第一轮是什么,5.55%营业税!

二)营业税的历史

首先回顾一下历史,在1997(?)年之前,中国人卖房子,是要交营业税的。

中国的税法规定,企业出售不动产,视为营业行为,一定要交5.55%营业税。

而个人呢,"暂无"规定。这是一块空白区域。

所以当年海南"房地产泡沫"。到最后大量的房地产,都变成了不动产,砸在了银行手里。

而银行处理这些房产,非常非常地麻烦。首先银行要把它们转入银行的名下,房产公司交营业税。

银行一般出售给资产处理公司,银行再交营业税。

资产处理公司最终卖给散户或者另一家公司,交第三次营业税。

按照1993年海南处理资产的经验,几次买卖后税赋要占到房价的40%左右。银行叫苦不迭,一致认为这是恶法。

到了高宗朝晚期,情况有了变化。朝廷大力减免不动产交易的税赋,一口气砍掉了营业税,所得税,减免契税。

如果你找出2000年的文献的话,当年是作为一项大大的"德政"。高调宣传的。

2000年~2003年,上海楼市已经开始启动。迟至2003年,迫于上峰的压力,上海先是取消了"买房退税","贷款贴息"的政策。最后在2003年,被迫宣布Ver 1.0版本的营业税。

"不满一年的卖出,需要交差价的5.55%作为营业税",地方规定。

三)第一次宏观调控

以上均为历史。真正的营业税全国铺开,始于2005年6月1日。

当时,以State Council的意志,宣布了全国性的营业税版本。其大致意思为:

  • 将房产分为普通住房和非普通住房

  • 普通住房五年内差额5.55%,满五免征

  • 非普通住房五年内全额5.55%,满五差额5.55%

让我们全面分析一下这条政策出台的前因,后果,事实和不良后果。

首先,是原因。

原因如我们在《宏观调控卷---序章》中所讲的。从来没有公平的赌局。经济权力之外,还有政治权力。

输了你就去抢。

输了你就掀桌子。

从2000年至2005年春节,上海楼市累计涨幅已经达到250%左右。也就是4000的房子涨成10000.

如此巨大的涨幅,自然对社会人文造成了冲击。有人眼红,有人眼绿。

等你输钱了,你自然希望换规则。

换规则的意思,不是你10000再杀进去,再赌能不能涨到20000。这是勇士们的做法。

而对于懦夫,他们要么要求这局不算(经济适用房)。要么要求改规则。

在2005年,改规则的主要呼声是"禁止炒作"。

因为我们教育部的原因,中国人长期受的教育,是Marx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是正统西方的"西方经济学"。

从某些角度讲,简直和义和团没有区别。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市场上传言"房价这么高,是温州炒房团炒高的"。

而心怀歹意的xx,也暗中推波助澜这一个说法。

或许是炒股票炒昏了头,看任何东西都喜欢在上面加一个"炒"字。

房地产市场原本是一个低低低频交易的市场,居然也能被人形容成"炒楼"。真是愚昏了头。

所以在义和团般的民众,计划经济的投机倒把氛围之下,社会舆论共识就变成了"房价这么高,是温州炒房团炒高的"。

你看看天涯知乎,居然还有无数的大学文凭理工男在赞同。

俺们都是什么国民啊。

从另一个角度,秀相的角度。则他面临几个问题;

1)房价太高,涨得太快。民众有怨言

2)增税敛财的天生动力

3)无知

几件事情一凑合,秀相乐开了花。

1)你不是说房价是炒作超高的么

2)我面对交易征税,既抑制了房价,又增加了税收。还收获个人名誉。岂不是一举三得

3)无知,无知。

同志们啊,如果我们看看隔壁的北韩。其不仅仅是民众们麻木愚昧,如蝼蚁一样。

北韩的高层干部,哪怕是宰辅级的高层干部,一样是无知愚蠢,眼光暗昧,和世界水准不能比。

这是体制本身决定的。

当2005年秀相推出"第一次宏观调控",征收5.55%营业税时,他是非常雀跃兴奋的。晚上吃饭一定要加个菜。

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举三得的好事。连消带打,打得一手好牌。

而2005年,虽然是温州商帮鼎盛的时期。但温州人本身没什么政治影响力,温州籍的大官,在庙堂上也数不出几个。

要是换成了"高贵的山东人"。你看谁敢把屎盆子扣山东官员头上试试。

于是2005年,这个"温州炒房团"的罪名就算是落实了。一顶大大的污名帽子,哪怕青海贵州宁夏等等边疆的房价上涨,也都算在了温州人头上。

而秀相,把交易成本有1%一口气提高到了6.5%,接下来就等着数钱去了。

这下子是可以多收多少钱呢。一百亿,三百亿,五百亿,简直想想就流口水啊。

四)Aftermath

Aftermath在英文中是后果,余波,不幸的后果............之类意思

当然绝大多数人接触这个单词, 是因为红警有一版就叫Aftermath。

在5.55%营业税这件事上,秀相犯了几个错误。

1)房价不是炒上去的。

2)抑制了炒楼,于是房价大涨

3)加倍地涨。

首先,我们不是很确定秀相上的是什么学,读的是哪一科经济学理论。

作为一个政治家,他有敏锐的嗅觉。可是作为一个经济学家,他是彻底的逆天行事。

其一,房价不是炒上去的。

房价不是炒上去的,所以你加5.55%的营业税就一点用处也没有。营业税根本不可能降房价。

当最初的狂热过后,百姓郁闷地发现房价一点都没有降低。所以他们还要闹,还会要你出更多的政策。

你往温州人头上扣屎盆子,除了激怒浙江人之外,一点用处都没有。

其二,5.55%营业税并不能增收

按照秀相的如意算盘,既然房价是炒上去的(据说又很赚钱)。你们赚了那么多钱,那么分一点给我也是应当。

譬如房价涨了300%,我收你一成。你生意还是要做。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秀相完全不懂房地产。他身边的智囊团,也全部都是一群蠹虫小人。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房价不是炒上去的。房价上涨,也完全不靠"频繁反复交易"。

不需要对敲,不需要拉高股价。和股市里面坐庄完全不同。

你是不是炒股炒傻了。整天用"炒""股"术语来套。

楼价上涨最重要的原动力,来自于你秀相滥发纸币。

哪怕你完全不做交易。大白馒头由0.50元一个涨到2.50元一个,这房价也是非涨不可。

所以在5.55%营业税宣布了之后,你看官方邸报,他失望地宣布"税务部门并没有征收到预想中的税款"。

在秀相营业税之前,上海的交易成本是仅仅0.75%的契税。考虑到中介费,总共也就是1.5%的数量级。

当秀相额外增收5.55%的营业税,总交易成本一下子暴涨到了7%,每一个单程来回。

而在7%的税率负担之下,交易量并不是维持在期望的100%,也不是尚可接受的减幅80%,而是直接降到了10%!

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交易!!

你税率增加了四倍,而交易量减少了十倍。

加税率的结果,不仅仅没有增收。反而是连库房都减少了。政府都是输家!

无数的人向秀相介绍"拉弗曲线",可是无知与颟邗让他听不进任何意见。

历史故事,已经被埋入了旧纸堆中。

营业税第一年,上海不仅没有实现增收。反而房地产契税,交易类总税收,减收了60亿元!

2005年的60亿元,这是什么概念。

作为一个优秀的,精英的,对D对人民负责的技术官僚。宛转地象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提出了批评和自我批评。

C后面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不用细说。

直到今天,营业税的逆政,仍然恶劣地,卑鄙地,掐住喉咙地,伤害着中华民族每一寸产业,伤害着中华民族每一个人民。

我们是流通性企业,不是生产性企业。

A房子卖给B,实体财富并没有增长。不可能承受高达11%的税务成本。

一个房子,我估价100W,你估价102W,这样双方才有交易。卖给你101W,双方都满意都有钱赚。

可是,当11%的税赋成本存在时。一套房子,你估值100W,我要估值88W以下,交易才会发生。

试问,怎么可能产生这么巨大的估值差异呢?

"契税"起于周礼。在商周时期,契税就产生于土地交易。

其本意,是因土地交易而缴纳的税费

既然有了契税,又何必税上加税,再层层叠上去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土地增值税。

千年以来,历朝历代征收的总"契税",都是在1%~1.5%左右。

中国法定规定的契税是3~4%,各省可以自己取上下限。从五千年华夏文明史而言,这样的税率本身已属偏高。

在3%的基础上,你还要税上叠税,最终把"交易一次"的成本搞到10~11%。

这样丧心病狂的税率,简直是[无知而且无耻]。

无一点点历史文明,做人良心都被狗吃了。

(未完待续)

(yevon_ou\@163.com,2016年1月9日晚)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