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泠夜辉

原创: yevon_ou 水库论坛 2016-07-06

http://mmbiz.qpic.cn/mmbiz/Ok4hZ0tV6r419fAAgZyze2Et3QBOiaoFKakvZfcs66BaHDqzXCXAAGIQZALfcadKPYOOVxwy0JknLLWsT8r6IPA/640?wx\_fmt=jpeg&wxfrom=5

第一卷 泠夜辉

(一)天空

刘子默把眼罩又移了移,耳塞用力地插紧了一点。叹了口气,在心中默默地念数着:"1001,1002,1003,1005"

"哦,哦,哦,哇......",果然符合节奏。三短一长,伴随着三声铺垫,高潮迎面而来。

小孩子宛如排出了肺部所有的空气,尖吼了一声,用120分贝的割裂式风刃,大声地呼出了"啊,啊,啊,啊,哇........."

刘子默翻了个身,用双手捂住耳朵。再次对中华航空的服务表示了极度的不满。头等舱的机票是经济舱三倍价格。可是依然抵不住熊孩子的折腾。

从飞机起飞拒绝扣上保险带,小孩子就开始干嚎。到现在已经二个多小时了,丝毫没有衰竭的迹象。刘子默已经打过三次灯了,要求乘务员管一管小孩。至少管一管小孩的父母,如果他们实在再吵,至少可以把他们踢到后面的经济舱去。

可是中华航空的服务实在太烂,制服空乘非得说每一个旅客都是他们最尊贵的客人,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客人。

"难道我便不是客人了么",刘子默愤愤不平地爬了起来。翻了背包,希望能找到块巧克力之类的去贿赂小孩。虽然一小时前隔壁叔叔尝试,熊孩儿的妈已经明确表示不能让她的孩子吃来历不明的食物。那就顺势自己吃掉也好。

"小姐,给我加二块冰"。隔壁座位传来保险扣咔哒解锁的声音。

空乘急急忙忙跑过来,拿了冰桶,半蹲下"对不起,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隔壁一个女郎接过水杯,晃了二下。晶莹的冰块在里面承载起伏,反射出银白色的光芒。

她走到前排座位,对着熊孩子,把整杯水倒了下去。从熊孩儿的脸上,脖子上,衣服上。一直到抱着他的母亲手上,膝盖上,裙子上,高跟鞋上。二块冰块翻然而落,一块砸在熊孩儿的肩窝,一块被反弹了起来,进了他母亲的衣领。

熊孩儿的哭闹声戛然而止。他被冰水吓傻了。

他母亲也吓傻了。

刘子默吓傻了。

空乘吓傻了。

整个机舱里的人都吓傻了。

熊孩子的母亲楞了足足三秒。然后发出了一声足以干扰雷达的高声波。她手忙脚乱地翻出自己的小包,拎起熊孩子,重重地被保险带拉回了座椅。

然后啪嗒啪嗒试了三次才把保险扣解开,弯腰在地上捡起了三支口红,又再次弯腰捡起三支眉笔。然后以火球术的速度跃进了厮所,哐地一下拉上了门。

"小姐,我想你欠一个解释"。空乘们和机务长围了上来。

女郎转过了身,难以掩饰她眼中的厌恶之情。难怪说中国人是劣等民族,一群内战内行,外战外行。

"要什么解释,等她出来了,让她自己来找我好了"。

空乘和机务觉得有理,也就渐渐散开了。

"她没有一个小时根本出不来"。

"等她出来了,气也散了"。

刘子默探过头去,偷偷搭讪了二句。直到这时,他才有空仔细好好观察身边坐了二个小时的旅伴。

她有一头长长的头发,随意散落在肩膀上。理得很顺,洗得很干净,透发出一股淡淡的皂角的味道。

她的眼睛很大,皮肤不是很白,却也不黑。鼻翼小小,嘴唇上没有涂口红,却泛着一股健康的天然红色。

穿着一件深紫色小v领,腿型很细,长根丝袜。下面是3cm的鞋。五指露在外面象青葱一样,刘子默观察到她没有戴任何的戒指。

"女孩子下巴微微抬起,很漂亮"

"谢谢,'30度仰角',我读过她的书"。

"你去花城么"。

"嗯,有个朋友的地产项目。让我去看看,帮他参谋"。

眼见女郎拿出了iPad,开始干自己的事。刘子默也不好意思,把自己面前的A4纸收拾整理了一下。架起了眼罩,又开始睡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子默半梦半醒之间,隐隐约总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这个音量并不大,也不足以影响到他。可是这声音是如此地熟悉,就象有条小虫虫在他内心壕沟爬来爬去,痒得他难受,痒得他无法入睡。

刘子默翻了个身,再翻了个身。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把扯掉了眼罩。

然后他就看到了Auralux。

女郎手里捧着iPad,瞪大着眼睛。这样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更大了。

刘子默一眼就认出了这一关是Rack。当年他在这关上卡了好久,这音乐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这一关的通关秘诀是",刘子默心中默念到。但他绝对不会说出来,大家萍水相逢,男人要学会沉默。

Insane难度是很难的。女郎连续失败了二次。但刘子默知道,她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打法。多试二次就通关了。

"很聪明的女人"。他心中评价说。

飞机轰然落地。

一下飞机,女郎提起行李就走了。刘子默慢吞吞地把行李毯子收拾好,跟在人群后面慢慢走出了甬道。反正再快你也是要等行李。

人潮汹涌而出,又向二边散开。就像水浪拍上礁石,露出了中间的女郎。她的身材修长,脖颈光滑,远远望着就像是一只仙鹤。

"怎么又是她",刘子默从边缘走过。隐隐觉得眼睛有点刺痛,这幅景象挥之不去。

"啪"的一下,二人几乎同时伸出了手。又撞到了一块,谁也没有拿到包。

"那是我的包"。二人几乎同时说着。刘子默露出了微笑。

"可以帮我取下箱子么,红色的那个,那是我的包"。

刘子默赶紧往前跑了几步。挤开了人群。取回了红色箱子。至于自己的箱子,再转一圈好了。

"泠夜辉",铭牌上写着名字。

奇怪的是,并没有电话号码。

(二)新城

"东城晶华"是珠江新城最近新开的大型楼盘。南望珠江,北望花园。距离天河商务区仅一步之遥。最近正在吸纳认筹。刘子默到达的那天,正是人山人海。

不过他不急,照例可以把车停在KFS划出的内部车位。离售楼处又近,走路步行过去即可。

不过今天却小有麻烦,他惯用的车位被一辆红色Corolla占据了。被迫兜了一个圈子才能停下。

走到售楼处里面,和狐朋狗友聊了一下。好友其实想拉他入伙投资,一起有4F裙楼的几个铺子。可以做餐饮。

"我们这的好处,是可以有附赠面积"。好友拍着胸脯说。四楼虽然名义上只有半个楼面,但是如果你把二间铺都买下,就能独占楼梯和走道。

"后面整个屋顶花园和三幅大型灯箱都是你的"。狗党继续吹嘘说。"光一个外立面灯箱就可以价值100W了"。

"还有这里秘中之谜。你看这个绿地走道,说是走廊,我们却修了二堵15米*3米的单层墙"。

"为什么,你懂的呀。验收一交房,你加个屋顶,立即就是多个餐厅"。

这就是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你永远可以拿到最好的内部价铺子。[1]

"项目是不错,可是我们已经见多了六折笋。光六折笋已经引不起我们的兴趣了"。

刘子默走下会议室,表示要再考虑。恍惚间,他似乎又见到了人影一闪。摇了摇头,昨天飞机上没睡好,不要幻听了。

走出售楼处,走到门口停车场时。

他看见那辆红色Corolla车灯闪烁,远处有个人拿着汽车钥匙,拎着一个紫红色包包,戴着太阳眼镜,一头乌黑的长发。

他叹了口气,往下走了几阶台阶。门口老王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默少",他抽出一叠纸币,随手递了张一美金过去。

老王笑得更欢了,眼神闪烁。"您和您的朋友一起来看房子啊。可少见呢"。

"今天早上您朋友来了,拿着您的名片。我就把您的车位给她停了"。

刘子默转身过去,寒着脸说:"泠夜辉,我想你欠我一个解释"。

泠夜辉的牙齿很白很整齐,她笑的时候就露出第六颗牙齿。

"那天我在飞机地板上捡到一张名片"。

"我看见了你桌面上的PPT"。

"我想,既然文案上写得这么有吸引力,就过来看看也不错"。

泠夜辉笑得狡猾狡猾的,双手交叉剪在背后。扭来扭去就象一只小狐狸。她笑的时候鼻尖皱了起来,左脸颊有一个小酒窝。

刘子默走近了前去,双手举了起来,箕开五指,做出大灰熊的样子,"吼........."

"想不想知道最后一关Talons的过关方法"。

女郎猛地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知道我卡............"

"二沙岛,三圈。如果你能追到我,就告诉你通关的方法。今天的事也算一笔勾销"。

"好的。不过我最终要停在31号的门口"。

刘子默拿出了地图,查了一下#31幢的位置。和泠夜辉碰了一下拳头,"成交"。

半个小时以后,刘子默和泠夜辉并排坐在31号的门前。

昔日衣冠楚楚的刘子默,现在已经剥掉了西装,解开了衬衫前二粒纽扣。正拿了一瓶水往喉咙里倒。

"开赛车还真是太累、累累啊"。

"嗯,精神集中"。泠夜辉的状态比他好不了多少。

"没想到女人开车这么猛"。

"你启动的时候好厉害,我反应没你快"。

"最后还是你赢了。我找31号耽搁了不少时间"。

泠夜辉跳了起来,大声地敲击着别墅的门。"荷姐,开门开门"。

巨大的客厅落地六米。斜斜的阳光透射进来,穿过蔓纱,被分割成一缕一缕。

屋内似乎弥漫着香气,空调已经开到了十足。冷到想盖被子的地步。

"快把西装穿起来。你这样会容易着凉"。

"你怎么知道我怕热。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盖被子开空调"。

"你呀,你就是个蒸笼头"。"睡觉的时候又打呼又磨牙"。

泠夜辉咯咯咯地笑着。欢快得就象只百灵鸟。她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支魔杖,又找了二个恶魔角戴在了头上。

"姐姐什么都知道",她挥舞着魔杖,裙子似云朵一样飘舞了起来。"魔法,赐予我力量吧"。

整间屋子空空荡荡的。寂静得只剩烤阳光味。可随着小魔女一声令下,一道道热气腾腾的粤菜却递了上来。三菜一汤。

刘子默吃了一口清炒虾仁,差点把舌头吞了下去。又喝了一口海螺汤,眯着眼睛闷了半响。

泠夜辉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也不催促。过了好一会,刘子默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海螺汤最重要的是温度,你怎么做到的"。

泠夜辉卷起一缕长发,手指卷啊卷的然后再放掉。这样头发就被卷成了螺旋形,一弹一弹地晃悠在胸前;"用心呗,只要花心思都可以做到的"。

(三)夜场

"兄弟啊,我看你最近状态不正常"。灯光晦暗,音乐震耳欲聋,郭淳摇晃着酒杯说道。

"你也发现了"。

刘子默抬头看看在外厢掷骰的泠夜辉,无奈地说。"她真是一个天才"。

"前一阵子我和她说,我们这最流行的牌术是大怪路子和红心五"。

"她今天宰了你复板Q:9"

"我前天才教会她骰子和猜拳"。

郭淳瞄了一眼门外的泠夜辉,她正熟练地把骰盅一甩,六粒骰子飞出了台几。然后她的骰盅早就守在那里,飞行的骰子一粒不落汇入盅中。泠夜辉把骰盅往桌上一扣,大喝一声"杀"。

郭淳同情地拍着刘子默的肩,"兄弟,输给女人那不叫输。有空我多剪几张纸条。贴你脸上"。

刘子默不答,继续愁眉苦脸的说:"我喜欢金庸和古龙的小说"。

"她全懂?"

"不说全懂。至少能接话。说起程灵素的那段眼泪汪汪"。

"基督山伯爵,盗墓笔记"。

"全懂"。

"COC和海岛奇兵"

"全懂"。

"你不知道吧,当初我们就是打Auralux认识的。这是一个很冷门的游戏"。

"高智商的电影,少数派报告,明日边缘"。

"全懂"

"低智商电影,北京爱情故事,全城热恋"

"全懂"

"志明与春娇"

"这事就奇了。这么小众的电影她居然也懂。这是我在Gewara账号里唯一打五星的。我觉得几乎我看过的每一部电影她都知道"。

"这不是挺好的,绝配啊"。

"可是,我觉得不真实"。

"记得年轻的时候你总是和我说,人生来就是孤独的。只有1/2的躯体。在他的人生中,他要找到丝丝匹配的另1/2,佳偶天成,然后他才是完整的一个人"。

"你又来嘲我了,那是小时候不懂事"。

刘子默默默地喝掉了一口苏打水,无论在任何场合,他永不喝酒。

"看过基督山伯爵么"。

"你是说电影版么"。

"切,就说你家伙不读书"。

"在第一卷的末尾,主人公要和梅尔塞丝结婚的时候。他想道,幸福宛如重重魔宫中深埋的宝藏。要经过魔龙和火焰的考验才能争取到手。而他,竟然能这么容易地和梅尔塞丝结婚,这让他感到巨大的不安,深深的危险与惶恐"。

"我,就是觉得好得不真实"。

郭淳伸出手,摸摸刘子默的额头,再掰开眼睛仔细看了看瞳孔。

"你对珠江新城的项目怎么看"。

"广州没前途"。

"哦,怎么说"。

"广州已经充分证明了,广州没戏"。

"2015年这一轮,深圳累计涨了有近50%,而广州几乎没动。我们知道,财富源自于北京。就象一滴水,水波荡漾而延伸到第二圈,第三圈"。

"深圳是钱的出口,广州不是。这一轮大行情,充分证明了深圳直通北京。神创板,私募基金,深圳几乎是药效反应最强烈的部分。而广州纹丝不动"。

"广州已经充分证明了他只是一个二线城市。远离中央不得宠。以后去和武汉、郑州竞争去吧。中国只有北上深,没有北上广深"。

郭淳大笑,猛地拍了一下刘子默的背脊。"我看你正常极了,智商完全没问题"。

"你这只是婚前恐惧症,快去吧。以玫已经快要哭了"。

(四)牌局

刘子默跑到大厅里,外面正在玩二十一点。泠夜辉的面前放着三个空酒杯,脸红得象潮水一样。从脖子到眼睛全都是水汪汪的。

刘子默凑上去,亲了一口。泠夜辉却扭过了头,害羞地往后缩着。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脸庞。刘子默只隔着头发,稍微碰了一下她的脸蛋。

小伙伴们传来一阵嘘的声音。大伙起哄着,各种阴阳怪气都有。刘子默找了个位置坐下,却顺手扯过了泠夜辉的柔荑,放在了自己手中。泠夜辉脸一红,偷偷地把手抽了回去。

刘子默摸了过去,找到了她的手腕,双手合十牢牢握在掌中,于是便再也挣不脱了。

"我们抓牌"泠夜辉轻轻地蚊道,吐气如兰芬芳。刘子默侧头看去,她的脸离他只有6cm,或许凑过去可以亲到她的唇,哪怕挨一记耳光也是值了。

"夜辉,我想闻闻你的鼻息"。这句话在心中盘旋了许久。却一直说不出口,刘子默默默地痴了。

"子默十六点,要跟么"。,小伙伴们快被这对奸夫淫妇气疯了,不停地催促快点。

"子默,子默"。

刘子默一抬头,就看见了何以玫的眼睛。

何以玫是他的发小。因为生意上的往来,何刘二家很早就是世交。何氏夫妇整天带着小以玫往他们家里跑。可以说从小看着她长大的。

何以玫比他小三岁,最近去英国读书刚回来不久。父母几次约了他们见面,总因为种种原因始终没聚上一会。

"这个狐狸精,迟早把她的尾巴揪出来"。何以玫愤愤不平地想着。眼看牌桌对面,刘子默捏着泠夜辉的手,泠夜辉整个身子都快要倚靠上去了。斜斜地躺在他的怀里。他轻轻地闻着她的发际,露出陶醉的笑容。

"白痴",她甩下了一个A一个K,"Black Jack通杀"。

泠夜辉举起了面前的干邑,重重地喝了一口。刘子默似乎想要趁机亲她,却被她机巧地躲开了。而过了一会,她却悄悄倚靠在子默背上,看着他的牌,往他的耳朵里吹气。

"狐狸精,八百年道行的老狐狸"。何以玫觉得自己快要气炸了。

"子默哥哥,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在认识GF的第一百天,要送她礼物"。

"嗯,是有这个说法"。

"越是珍贵的人,礼物越要贵重。对么"。

"不错"

"前一阵子,郭哥送了他媳妇一套海滨别墅。有这事吧。泠小姐对你更重要,那礼物一定也更贵重吧"。

刘子默脸色微变,刚想申辩几句。泠夜辉却突然醒了。干邑的威力出现了回光返照般的退潮。

"嗯,我要礼物"她很认真地说。

"很贵重的"。

[1]此处引用了ryun的航津路商铺项目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