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钱"的经济适用房 #780

原创: yevon_ou 水库论坛 2016-01-27

http://mmbiz.qpic.cn/mmbiz/Ok4hZ0tV6r6iaxPumLQLPJzk83FZAJ63GrLFX1puL0xwiaOt1ykFlWc5p5Upp4QynbD3ChEtvj4IeBsnR9Q8Zf6A/640?wx\_fmt=jpeg&wxfrom=5

\"不给钱\"的经济适用房 ~#780~

经济适用房的最主要问题,是秀相不给钱。

一)大背景

首先我们回顾一下大背景。

自2003~2005年秀相趾高气扬的"宏观调控"之后,他基本上是失败了。

第一波次宏观调控主要集中于三点;

1)加税,敛财

2)获取个人声誉

3)切断房地产与金融业的联系

从后来的实践看, 第1,2个目标都没有完成。相反的,"因为宏观调控,所以房价飞涨"。

自从秀相一搞营业税,全国房价都飞起来了。

而且屌丝们是喂不饱的。自从你承诺做屌丝们的大救星,屌丝骂得更凶了。

在这个情况下,就要开始搞第二波次的宏观调控。这时候,秀相和2003年"得意洋洋"的心态略有不同。

开始比较正式地考虑房地产的[规律]了,而不是轻佻[[1]]地加营业税敛财了。

那第二波次的宏观调控怎么弄。按照我D一贯的优良传统,计策库里能拿出存货:"有保有压"。

有保有压的意思,是指将市场分为二个部分,分而治之。在这个思路下,开始了第四轮和第五轮宏观调控;

  • 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商品房的同时,将社会保障另行分立。

  • 7090和差异化信贷政策。在微观购房者群体上,加以区别对待。

二)不给钱

保障房不是件坏事。总体而言,补贴是降低房价的。

就好比前苏联的农业补贴是如此之犀利,以至于农民用面包喂牛,比用小麦喂更便宜。

我们必须切实地承认到:"补贴是降低房价的"。

[有补贴的经济适用房],是可以降低全市房价的。这个是真理。凡是不承认这一点的,都是马路经济学家。

秀相真正的问题,是他不给钱。

譬如说,我们假设虚拟一段对话。

(以下文字纯属键盘失灵自动弹出,本人概不负责)

"同志们,朋友们,大家好"。

"最近一段时间房价大涨,可苦了老百姓了"。

台下鼓掌。

"针对这种情况,我宣布,要兴建1000万套经济适用房"

"在北京三环,上海内环,真正的市中心"。

台下鼓掌,拍桌子,跺脚,疯狂地挥舞着双手。

"每平米的售价不超过5000"。

台下尖叫,撒花,少男少女欢呼着领袖领袖我爱你。

"不经过腐败的KFS。而会由政府部门,分派给穷人和老百姓"。

台下爆出山崩海裂般的欢呼声。气球,鲜花,漫天飞舞的彩带。锣鼓齐响,喇叭冲天。很多人激动地昏了过去。

"但是,这些项目我不给钱"。

"层层摊牌,把这项目分摊至31个省。31个省委书记去干活,你们自己想办法筹款筹经费"。

"办完了以后,政绩算我的。伟大领袖我来当"。

"什么,不给钱",台下有人问道。

"你知不知道这家伙祖坟在哪"。

"你要干什么"。

"我肚子疼,要屙屎"。

当你不给钱时,这件事就变得了非常非常之邪恶。

三)不给钱下的生态

你要是给钱,和不给钱,这是截然不同的完全二件事情。

当你给钱时,这是德政。

譬如你划出20亿,造400000㎡的经济适用房。每平米成本5000。

在这个情况下,能"分到轮到"的县,等于白捡了一批物资。

县里的百姓,会因为而更富裕。消费能力更强。不满情绪更少。而且始终是一场德政,父母官官声也更得人心。

若是能带动县里的装修,家电,建材运输等行业。那就更好了。

甚至可以指望掉下来一点面包屑,官员们也笑不动了。

所以当你听到"伟大领袖"要兴建1000W套经济适用房时,台下是鼓掌,跺脚,支持,欢呼,把你当成大圣人的。

人民是要吃人的。偶像崇拜是要吃领袖肉的。您可千万别会错意。

可是呢,当秀相笔锋一转,说道"这1000W套我不出钱,让你们底下的人去办事,做好了功劳算我的"。

那么整件事,就彻底变味道了。

首先,基层干部是"完全没有力量"兴建经济适用房的。

为什么,因为廉价的住房,既是德政,又是官声,还是领导的期望。关系到升官发财考核。

[如果可以做的话,早做了。]

每一个官员上任的时候,都希望在自己任期之内招商引资,造桥铺路,市容整洁,关老爱幼。

这样,不仅对得起儒家官僚的良心。而且考核也容易升官。

问题是,做不到呀。这么多的战线,每一条都是要花钱的。市政市容市貌,跨境高速公路,交通马路和污水,老人与小孩的抚养;

这些目标本来就是互相矛盾的。都在争夺"总预算"。

任何一个有基本政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有一个词叫"预算软约束"。

意思就是知府总想多出政绩的,总想考核AAA升官。

但实在没钱修市政广场了。能挖空的每一分余地都挖尽了。能想到的每一分角落都想到了。

在谋求"升职"方面,官员们所能迸发出的智慧。绝对是高于你的。

所以你看《天下粮仓》之类的半叙事半记录片。

常平仓全部都是空的。任何一个县衙门,你走进去都是空的。

为什么,他必须是亏空。

任何一个知府走的时候,他必然是把衙门掏空的。修建一个市民广场,修建一条高速公路。

总之,把自己任期内的"政绩"做到最大化。

向过去借力量,向未来借力量。他留给下一任的必然是"亏空"。[[2]]

否则,哪怕持零,也是好得不能再好的菩萨级善人了。

而下任接手是个亏空。前二年肯定都在补窟窿,做不出成绩来的。

那下任怎么办呢。

他继续亏空,"亏进亏出",并把这个窟窿留给下下任。

四)众怒

扯得远了。我们还是回到经济适用房的话题上。

秀相说,"我不给钱。或者给一点点钱。你们去把事办了,算成是我的功劳"。伟大领袖。

这一下子,可就犯了众怒。

因为任何一个县级,知府(地级市),省府,其实都没有钱的。都没有余粮。

你空口白话要大家造经济适用房。那是造不出来的。

而且就算是要造,那恐怕得让市委书记求爷爷告奶奶,就象"小镇练兵"一样。层层摊派,费了无数的力气和技巧,才能凑得一点预算。

你秀相一开口"算我的功劳",TNND的手纸在哪里。我要屙屎去。

你这样的做法,是严重地违反官场伦理道德,严重地违反官场生态位的。

所以经济适用房这事,是根本推行不下去的。

俗话说,"皇帝不差饿兵"。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你要我干活,你就得发粮发饷。

你让我地里变出经济适用房,你就得给我经费预算。

没经费的话,对不起,"本县地瘠民穷",财力耗竭,我们造不动。

你要硬逼下去,那我县官只能上吊跳楼了。

凡事都要讲一个"理"字。我们小小的农业县,全县30万非农人口。

你一下子摊牌了10万平米经济适用房建造任务,你让我上哪找经费去?

如果硬逼有用的话,你怎么不让我帮你造一支航母编队,50个装甲师团,3000架飞机?

朝廷催促得紧,那我县官只能抹脖子上吊跳楼去了。

秀相后来逼得急了,大骂下面的人不给力。还编出了一个"中央zf体恤民情,地方政府百般阻扰"的说法。把脏水都泼在诸省身上。

难道全国31个省,31个省委书记,全部都是坏人。

就你一个是好人?

别逗了。你骗智商为零的小白领肉猪啊。

秀相把脏水泼到"诸省"的身上,人为地制造出了一种"地方政府抗命"舆论。那就更违反了政治道德。

政治是大家玩的游戏,你不遵守游戏规则。后遗症就非常严重了。

我们另外有一篇《谁在抹黑地方债 #F270》讲的就是这事。

事权和财权必须对等。

你给手下人安排多少事,你就得给他们留下多少经费。

秀相一个劲地给地方政府安排事情任务,但是他不给钱。那就是非常非常邪恶的事。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五)结语

美国总统是全世界权力最大的人,他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是发动战争,还是维持法制,还是发展经济?

都不是,从1970年代开始,美国总统almost有且仅有一项职责。每年有200天以上的时间花在上面:"编制预算"。

美国国会预算,几乎成了美国总统唯一要做的事情。

因为预算是一大笔钱。大约有二万亿美金之巨。

这笔钱怎么花。其实并不仅仅是美国总统说了算的。

在美国有二大党派,五十个州,各大政治团体,还有农民协会,能源协会,纺织业协会,牛肉业协会............

每一个利益团体,都在尽可能地争取到尽可能多的预算。尽量让政策向自己这个团体倾斜。

这是一场巨大的博弈。也是刺刀不见血的你死我活的斗争。牵涉到方方面面各种利益的协调。每一笔都是天文数字。

所以美国预算CBO是件大事,每年都要吵得不可开交。甚至闹到政府关门都有好几次。

每一分钱都是有用处的。天下不存在没被瓜分过的角落。

而如果你细化到市政厅,当一个州长,议员,政务官,一开口"我有一个梦想......"

下面的人毫不犹豫回的第一句话:"Where is the budget"。

Budget就是一切。没有Budget就什么事也做不了。天下不存在不花钱,而能办到的政绩。

只有在中国,这是一个奇迹,有一位影帝,一开口"I havea a Dream......"

现代的文官政府,根本不存在"我想,我要,我带给人民............"

那是蒙童话语。不是骗子就是傻子。

现代的文官政府,流程主要是这样的;

  • 你找到一个流程不合理之处,或者不适应目前生产力新科技。类似于邮政系统改革,出租车改革。

  • 你改了这个顽瘤,解放了生产力。从而获得一笔钱。

  • 你用这笔钱,去办你想办的事。

所谓伟人,并不是金手指。可以平空帮你变出几个A,几个K。

所谓伟人,是抓了一手烂牌。然后把牌打好。

(yevon_ou\@163.com,2016年1月26日晚)[[3]]

[[1]]"轻佻"二字,对于当官的来说,是最严重的评语。见阿越的《新宋》。

[[2]]譬如说一个形象的比喻,就是在自己的任期内,发行大量的国债。

[[3]]会写一篇《王冠的奥秘 #F280》,本篇不外传。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