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陈涉

看到这张图片,哥哥心都凉了。

我摸摸左脑勺,再摸摸右脑勺,因为俺突然发现,"鸿鹄"这二个字,我也不会念。

你如果给我这样一份发言稿,俺也非出丑不可。

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勿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叹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鸿鹄之志"这个典故,出自于陈胜吴广。据说是初中三年级的语文课本。

如果你不会念这个"鹄",当年语文课想必没有认真。成绩不灵,学渣来的。

哥哥古文文学的确学得不好,"家族的败类",家学治辞治韵诗词歌赋,在我手里没剩下二成。浓浓的铜臭味,只略懂房地产。

每次家族聚会,都被堂兄弟看不起。快开除班籍了。

但是我知道,"陈胜吴广"他们的阶级,并不是农民。

陈涉最有可能的阶级划份,应该是楚国的退伍军人。

你要知道,陈胜是有"字"的。陈胜,字涉。

"礼不下庶人",春秋时期,野人连国也没有。国人连姓也没有。

中国人最初的时候,"姓"和"氏"是分开的。

"姓"指的是君王血缘部落。好比"姬"姓,就全部都是周文王的子孙。

部落大了以后,再分裂成各个封国。著名的"赢姓十四氏",瞿、廉、徐、江、秦、赵、黄、梁、马、葛、谷、缪、钟、费。

今天这十四个"钟先生,费先生",其实都是秦襄公的子孙。皇族后裔。

而陈胜是有"字"的。陈胜不仅有姓,有名,还有字。

那他就绝对不会是"泥腿子上岸"的底层农民。

"天子诸侯公卿士",至少应该是"士"的一员。贵族阶层。

看陈胜的"朋友圈",结论也同样明显。

陈胜显贵之后,旧友们纷纷投靠。但是陈胜并不能善待他们,导致离心离德。

这里面的"旧友",虽然都是楚人,但明显不是阳城老乡。不是大泽乡团体的。

如果陈涉是一个足不出户的泥腿子,他又哪认识这些三教九流的朋友。

最大的可能,陈胜是退伍老兵,这些人都是旧楚战友。

再进一步,陈胜大泽乡起事之后,显露了惊人的军事化,组织能力。

筑坛盟誓,按事先谋划,诈以公子扶苏、楚将项燕之名,宣布起义。 [17] 陈胜自立为将军,以吴广为都尉,一举攻下大泽乡,接着又迅速攻下蕲县县城。

继攻取蕲县后,不到一个月又连克铚县(今安徽省濉溪县)、酂县(今永城西)、苦县(今鹿邑县)、柘县(今柘城县)、谯县(治所在今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等五县

即决定进攻战略要地陈县(楚国旧都)

你说,如果你是一个耕种老实的农民,你说得出"项燕,扶苏"的名字么。如此政治智慧,哪怕官场中阶都不懂。

陈胜用兵,如疾风烈火。起事不到一个月,已经五次出征。随即围攻郡治大城。这样的手笔,是一个农民做得出的么。

相比之下,"战五渣"洪秀全,在打下郴州大城之后,在城内逗留七十八天。

清军逐渐缓过神来,四处云集。由完全懵懂,形成包围之势。

洪秀全在干什么,花天酒地玩啊。

"正宗"的农民起义军,为什么不成气候。

因为农民目光短浅,行事没有计划。因压迫而反抗,一旦打下一个县城,很容易耽于娱乐,毫无战略眼光。

然后静等大军云集,束手就擒。

陈涉真正的"阶级成分"是什么呢。史学界基本已有公论:"退伍老兵"。

楚国的精锐退伍军人。

从大泽乡800人规模来看,级别还很高。

按照古代军制,一个"军团"大约是3000人。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例如张辽,张郃,夏侯惇,甘宁,赵云,他们头衔是"领军将军"。终其一生,也不过带兵3000人而已。

陈胜相当于"赵云"下一级的校尉部下,统领1/3个军团的兵力。

如果放到《三国志》里面,绝对是有名有姓,能拿到一次出场名字机会的。

周仓马岱向朗侯成。

写这么多,意味着什么呢。

中国教科书,把Broad Wu,Victor Chan称为"伟大的农民起义领袖"。

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和欺骗。

农民在任何时候,真实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老百姓就是那头鹿。

教科书告诉了你"陈胜吴广"反抗,一群SB动辄说穷人要早饭了。

你也配,你什么东西,你哪有资格。

哪怕"陈胜吴广",真实的阶级身份,也是"退伍老兵"。属于"士"的阶层。

800戎卒,大多是同乡旧部。这样一个团结群体,才能焕发出巨大的力量。

退伍职业军人,和农民能比么。

屌丝洗洗睡吧,论Broad,你真不配。

二) 大泽乡

我不仅知道"陈涉吴广"的故事,我还知道,整个"大泽乡"全部都是编的。

秦律虽然繁琐,但并不苛刻。

www.zhihu.com/question/20965049/answer/126982223

"御中發徵,乏弗行,貲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誶;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水雨,除興。"

【注解】国家征发徭役,如耽搁不加征发,应罚二甲。迟到三天到五天,斥责;六天到十天,罚一盾;超过十天,罚一甲。降雨不能动工,可免除本次征发。

从后世出台的"秦简"来看,对于"下雨延迟"有着明确的说法。惩罚上限,赔罚"一部铠甲"。

天要下雨,属于不可抗力。秦律袭自商鞅,怎么会犯低级错误。

而大泽乡"集体斩首"呢。这很有可能是一场阴谋。

其实并没有危险,造谣,煽动和捆绑群众,把人民大众拉到野心家的战车上。

吴广,是最大的嫌疑人。

你看,我知道了这么多的事。然后哥哥再拿出这张图看一下。

一边看,一边哭。

各位,我是真不知道"鸿鹄之志"的"鹄"字念hu啊。

每一个人的知识结构,都是不同的。

譬如背诵《南京条约》,教科书的要求,是从头到尾,一个字不差背诵下来。

  • 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

  • 是西方列强入侵中国,中国逐渐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开始。

可是在哥哥的记忆方式中,并不是这样的。

南京条约的真正起因,是林则徐抢劫英国人的财产。而且是冲到商馆里面,把正当商人的寄存货物全部没收。

沿边海战,显示了集权君主和文官系统的斗争。

"鸦片战争I"前后烧掉了2400W两白银。相当于清政府二年的财政收入。而地方长官报上来的,始终是"边境匪患""官军大胜""官军又又又大大大胜"。

[看完这些宣传画,你才知道甲午战争其实是中国狂胜]

如果研究一下当时各地官员的"亏空"做账水准。一定是非常有趣的。这么大一个窟窿,居然也能盖住。

而最后清政府怎么会突然改主意"谈判"呢。因为英军攻克了镇江。

镇江是南北枢纽。最致命是"漕运"的关键节点。

镇江一经攻克,漕运就断了。于是清政府就慌了,于是就立即和谈了。

而镇江是怎么被攻克的呢,当时英国"坚船大炮"全部都是海船。吃水很深。

清国官员有恃无恐,你反正进不了长江航道。沿海的小城镇都不重要,哪怕你全部轰完了都不要紧。

但是英国逐渐进入了蒸汽时代。可以造平底船,而使用蒸汽动力。

英国找了一些平底船,装上蒸汽动力,"拖着"Frigate进入长江,小心翼翼,一步步挪进了内河200KM。

这才是真正的历史,才是真正有趣和精彩之处。

然后你和我说,《南京条约》是1842年8月29日,道光二十二年。

8.28和8.29,早一天晚一天,有区别么。

如果某个学生,熟读了《南京条约》,然后他隆重地指出,年份写错了。写错一个错别字。

你觉得这事有意义么。

亲,我是真不懂"鸿鹄之志"应该念hu,还是hao啊。

三) 鸿鹄之志

第三步,我还要告诉你的,哪怕"鹄"hu字的读音,也是错误的。

至少在BC208,陈涉嘴里念出的,肯定不是"hu"音。

楚辞有九声,而现代普通话语,只有"平上去入"四声。

古代发音的研究,一直是一个难点。语音无法录音,谁也不知道二千年前的古人,是怎样发声的。

一个研究的方法,是"诗歌"。

古词是极度优美的,象唱歌一样。每一首楚辞,都是吟唱。

但是《离骚》用现代普通话来念,却并不是太好听。怎样变调押韵,就是一个学问。

另一个研习方向,则是到深山老林中。

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有一些方言留存。他们数千年来,变化十分缓慢。还保留着周礼春秋的遗韵。

如果按照严格的BC208口音,则鸿鹄的发音,大致应该是:"咕噜咕噜,咕力咕力,咕噜咕噜咕力咕力............"

[万万想不到:古代中国人发音竟然是这样的!听完差点崩溃!]

那么,引发北大学子耻笑的,"鹄"字的读音,是怎么来的呢。

是1950年《现代语文读音》由普通话委员会推广的。

是不知道哪一个知识份子,一拍脑袋想出来的。

也就是说,"北大学子"其实并没有接触真理。

他们仅仅是在填鸭教育下,由一个人按照平空捏造的课本,来给他们灌输的知识。

然后他们自以为是,哈哈大笑,固步自封。

把所有和他们"预设"知识不一致的,全都否定蔑视。

自己却没有任何探索真理的能力,哪怕走跨出去一步都无能。

我要是北大校长,我也故意不念hu

面对这样一群"精致的废虫",我倒要送你们一句。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yevon_ou\@163.com,2018年5月5日晨)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