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不存在"土地财政" #292

yevon_ou 水库论坛 2015-09-11

从来不存在"土地财政" ~#292~

前二天,网上盛传一篇赵燕菁写的《中国土地财政的历史、逻辑与抉择》[1]

我们的态度极为明确,凡是点赞,同意,转发此篇文章的,全部都是SB。直接拉入SB大列表。

从来不存在"土地财政",过去,现在,未来。

一)土地财政

开卷明义,原文第二行"这个来路不清、没人负责、甚至没有严格定义的'土地财政'........."

为什么学术界没有"土地财政"这个说法,为什么只有叶檀之类的业余人士,在口口声声讨伐土地财政。

[因为它不存在]。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学术界都找不出"土地财政"这套逻辑,都找不出民粹主义的煽动基础。

什么叫"土地财政",按照一些Low逼的说法,好像是政府把土地卖了很多钱。

土地卖了很多钱,于是房价也贵了。

北京一套房子600W,屌丝们撸完又愤怒。于是只好口诛笔伐房价地价之贵,民粹叶檀给它们灌输二个"土地财政"靶,屌丝们就好像找到帝国主义罪魁祸首了,非要狠狠打倒。

为什么"土地财政"在正规的学术界没有地位,在正规的学术界没有人谈论。

因为根本不存在土地财政,根本没那回事。

二)卖地

难道说,土地就不该拍卖,就该白送免费地分给人民么。

一大群屌丝在台下留着口水,"要的,要的,好的,好的"。

好,那我问你,凭什么工商银行国有股上市,IPO还要大伙掏钱去买呢。

ICBC从理论上讲,不是最典型的国有企业么。

国企应该是全国人民共有的。

那工商银行上市的时候,股票就应该免费分给全体国民每人3000股,凭什么大伙还要掏钱去买呢。

哦,原来工商银行的收益权,是按照每股红利计算的。股东才有,非股东没有。

国家把ICBC上市,圈了几千亿。拿去造铁路大桥。

这钱是统筹统配的,纳入财政预算的。所以ICBC就不能免费IPO分给十三亿国民了。

同样道理,海淀区的一块土地拍卖。你说是不是该"地价为零"呢。

这块土地最多造300户房子,受益的是300个业主。

理论上是13亿人民共享的国有土地,给300个业主用。你说公平么。

公平的方法,当然是土地拍卖。

然后拍卖款存入国库,纳入2015年财政预算。这样才能用到全国人民头上。

所以土地拍卖不为零。

三)地价

关于"土地财政"的第二个妖魔化诬蔑,是土地拍卖极大地推高了地价。

据某些阴谋论的说法,因为"土地财政",所以地方政府有动力把土地拍出尽可能的高价。甚至有可能饥渴性供地,所谓"经营城市",把居住成本弄得居高不下。

好了,俺是青海省玉树市康巴镇康定乡牛家村的村长。

俺现在邀请你们这些"大才",不论是叶檀,赵燕菁,还是哪个SB的。

你们赶快来俺们村"经营城市"吧。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你把俺们村的土地炒上去。

俺们全村一年的GDP才几百万元。你要是把村前的土地卖十亿八亿的,就算是把村长室拆了我也没意见。

你能炒得起来么,你炒不起来。

翻遍任何一本经济学教科书,翻遍任何一篇经济学著作,你也找不出"炒地皮"之类的说法。

炒作不是一个行业,你不可能通过炒作永久性的改变任何一个商品的价格。学术界只有"供求关系"的地位,没有"炒作"的地位。

要智商低到何种程度,才会相信房价是"炒"上去的。

要智商低到何种程度,才会相信政府有能力通过"经营城市"炒高地价。才会相信政府有意愿炒高地价。

四)财富的根源

为什么土地可以值钱,什么样的土地才值钱。

在这里,赵燕菁又犯了一个致命性的错误。他认为土地值钱的原因,是因为有"投资"。

并进一步引申为土地是一种债权,是一种质押,是国际大鳄冲击金融秩序云云。

简直是乱七八糟一塌糊涂。SB

他完全犯了因果倒置的问题。为什么会有投资,是因为土地值钱!!

当1840年时,上海的租界纯粹是一片烂地,是滩涂。没有任何农业商业价值。

可是,之后的100年,各国的资本包括国际的和国内的,发狂一样地投资于这50KM土地之内。并使得这里成为全中国地价最昂贵的地方。

一街之隔,租金和华界的地价可以差10倍。更不要说和中国其他城市,和内地农村相比,那简直就是千万倍的距离。

那么,是先有投资,还是先有地价呢。

都不是,是先有"制度"。

为什么内地的城市发展不起来,为什么内地的农村发展不起来,是投资不足,是交通不便,是缺乏人材物么。

都不是。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法治成本,法治成本,法治成本"。内地最高的成本差异,是法治成本过高。

你钱再多,你也经不起抢。亏损的时候没人关心,一旦开始赚钱,村干部村委书记全都挤过来了。

招商引资的时候说得好好的。一旦固定投资下去,确定你不能走了,各级官僚的嘴脸都出来了。不吃死你吃谁。

所以内地发展不起来,关键不是缺乏道路,也不是缺乏投资,而是缺乏法治。

政治才是一切的根本。上海能从一个海边渔村,烂泥滩涂一样的租界,发展成全中国地价最贵的地方。

绝对不是因为他"已有"的投资。

而是因为笼罩在这片土地之上的法治气氛。有了法,一切都会有的,投资自然会来的。

天津的塘沽,曾经以每年10000亿的投资速度,连续砸了很多年钱下去。

可是今天天津曹妃甸的土地值钱么。

一文不值。

所以,地价的高,绝对不是一个城市的耻辱。相反,这是一个城市的光荣。

一个城市的治理水平,决定了这个城市的地价上限。

地价就像钻石,炒作不能使他升值,唯有纯净~越纯净的钻石越值钱。

地价就是财富。你不可能通过炒作获得他,只能通过治理获得他。

从这一点说,赵燕菁的文章简直错得一塌糊涂。他的第五六七八章都是没法看的。

请在朋友圈里再筛一遍,凡是转发赵燕菁并点赞的都是SB,纯种的。

五)土地的收费模式

土地是政府的宝贵财富,必需小心翼翼守护不能贱卖以防国有资产流失。

土地的收费方式,至少有以下三种;

1)一次性买断

2)付一部分出让金,并每年支付租金

3)每年付租金

近期关于房产税的讨论,主要是研究哪一种方式,政府可以获取更大的总利益。

政府之内,其实并非全部庸才。至少在地方政府层面,他们心里是很清楚的。无论哪一种收费模式,123其实他们的总收益是相同的。

为什么呢,因为鸡永远是那只鸡,鸡不可能变成鸭子。

如果你按照"土地出让金+年付费"的模式,看似你是收了二次,重复二笔钱。

但稍通经济学原理的人都知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让金'就会比正常的情况下少。最终收益还是均衡的。

无论(伪)学术界吵得如何热烈。地方政府对于房产税的兴趣冷淡。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房产税并不能增加政府收入。一分钱都不能。

而且,因为交易成本增加,向千千万人征税的行政成本,要远远大于房产商一次性付款。

所以,"土地纯拍卖"制度,才是税收收入最多的。

那么,还会有人问,能不能先卖出去的土地,然后再背信弃义地重复征收房产税,获取第二道收入呢。

这事不归我管,归内务部国安组的同志们管。

"来呀,抓起来"。关入双规指定地点。你有没有收小日本帝国的贿赂,是不是日本人潜伏在我们组织内部的奸细?!

引用一句很时髦的话,"使吾帝失尽民心者,皆此獠也"。

你这样做,是赤裸裸地将TG的执政基础全部都得罪掉,用最小的获益损害最广大人民的利益。

妥妥的叛徒内奸,组织的出卖者啊。

(yevon_ou\@163.com,2015年9月11日晚)

[1]《【秒杀99%经济学家】赵燕菁:中国土地财政的历史、逻辑与抉择》http://card.weibo.com/article/h5/s?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1\#cid=1001603884542300692563&from=1054093010&wm=3333\_2001&ip=111.167.48.185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