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记

公元前18000年,当育空山区(Yukon)的冰川融化,最终铺出一条走廊。北美的动物们,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大祸临头。[1]

此后不到1000年内,北美2/3的动物,都已经遭到了彻底的灭绝。包括我们很喜欢的剑齿虎、猛犸象。

当时,由于第四纪冰川,持续时间约二百万年。巨大的冰盖,覆盖了从阿拉斯加到纽约的地区,形成了生物隔离。

北美的生物们,并不知道在遥远的阿拉斯加,还生活着它们的邻居。所以当这些猛禽来到时,顿时输得一塌糊涂。

据最新的研究表明,在免除了饥饿和一些感染疾病困扰之后,现代人,包括现代欧洲人和现代中国人,普遍实现了智商提高。

如果以1960年的智商标准为100的话,则目前欧洲人的智商平均是117,但已趋于停滞。中国人是113,但还在以每年0.4的速度上涨。

这个例子说明的是,当能量不再需要为饥饿和免疫准备时,人体就会把这些能量重新配置给大脑。所以饿大的人通常比较笨。

人类的文明,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最初的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在这同一蓝色星球上,生活着好几颗文明的种子。

长期以来,中华帝国一直认为自己是唯一的文明。而整个中华帝国的构建,也是以稳定,而不是效率或者发展为第一目标的。

当中国不需要面对"饥饿和疾病"时,能量就被配置到别的地方去了。城里的小孩,通常比乡下小孩更难抵抗细菌和不卫生,更容易在乡下拉肚子。但是我们绝对不可以说,城里的小孩就不如乡下优秀。

"环境不同,进化不同。任何脱离了外部环境的谈进化都是耍流氓。"

冬川豆老师曾经说,"文明有路径和节点"。

王朝更替,无非路径重复。可是1840年,绝对是中华文明的节点。

在这一年,中国人被迫从"天下中央文明",切换到了"文明竞争中的二流弱国",该冲击之巨大,人类文明史上也没有几次。堪比外星人登陆地球。

应该说,中国人最初的表现并不佳。毕竟这是一次太大型的转身,任何人也没有如此宏观大视图的能力,而且还有庙堂整个官僚体系需要更换。

哪怕旁边的邻国日本,表现都比我们好得多。因为"小国侍大国",日本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儒教国家。而是小心翼翼一直保留着武家的实力。这个国家毕竟更熟悉在竞争中生存。

但是,中国毕竟不是印第安人,或者印加帝国。在抗住了第一轮攻击之后,所谓树大者根深。只要你第一轮洗牌没被洗出去,以后就有得机会模仿学习。

其实你观察拉丁南美各国,如果一开始没被种族灭绝的话,到现在也都能保持着30%左右的土著人口比例。

文明是一场Long Run,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治国图强要做的事,这是每一个中国男人最乐衷的话题。当然99.9999%也讨论不出个结果。

中国人大致花了150年来转身,从最初的无动于衷(1840),到洋务运动,到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到国民政府,到1949。

1949年其实是中国人被逼得急了,所谓"病急上偏方"。鸦片战争都过了一百年了,周边国家都踏上了工业化,唯有中国还在原地踏步。

正是这种逼急了的心态,"极端主义"才有市场。一些完全不符合千年文化历史的做法,或许可以试试呢,或许可以一步登天呢。"三年跨入共产主义",其实这背后是禅宗的思想。

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崛起,要到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这件事与其说是理论界的胜利,倒不如说是运气的胜利。

因为尝试的时间已经足够久,蒙受的霉运已经足够长,哪怕你一件件试过去,一百多年总有一次撞对的吧。

太宗说:"摸着石头过河"。这事不是理论界的胜利,而是实务派的胜利。

而历史真正清晰的图像,一直要到近年才逐渐明显。随着文治的加深,中国学术界逐渐恢复元气。尤其是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传入,铅笔社的成立。

"经济学没有流派,天底下经济学只有二种,讲道理和不讲道理的"。

在所有坐下来严肃地辩论讲道理的经济学中,奥派天下无敌。仅此一项,就确立了奥派正统的地位,以及死心狂热的追随。

奥派讲究市场经济,号称"市场可以提供一切"。

奥派认为,自由是一切的尺度。市场在,繁荣在。市场亡,国民亡。

将奥派的观点,代入1499-1999欧洲的崛起。代入洋务运动的失败,代入1953之后的计划经济,全都可以获得完美的解释。

冬川豆老师是我们极为尊敬的史学家,治史读到他这个水平,可以说是万里无一,大开眼界。

有冬川豆老师带领,自觉得学问也增长了,三观也刷新了,图景也更清晰了。

可是在"治国图强"这张药方上,冬川豆老师开出的是"模仿英国",包括大宪章,光荣革命,把三权分立的事业再照抄重走一遍。

我们有理由认为,冬川豆老师对于"更底层"的规则了解不深,尤其致命的是他完全没有现代[经济学]知识。

世界上照抄美国的国家很多,譬如菲律宾,菲律宾所有的法律条文,完全和美国彻底一模一样。连选民表编号都是F76。

可是菲律宾成为发达国家了么,没有。

淮南为枳 淮北为橘。每一个国家民族,都有细微的不同。

要把美国宪法给套上去用,就得加以细微的修改。

而这个修改如何动刀,就是一个"9999美金"的问题了。非得要了解更底层的规则不行。

英国早已经腐朽。"英国病"在1950年就已经病入膏肓。欧洲已死,而美国处于帝国中晚期。

今天我们要抄,抄得再好,也不过象另一个英国,苟延残喘。

既如此,我们为何不研究"T-1"更底层的规则。以理服人呢。

冬川豆老师再三强调,他是如何喜欢英国的文化。对于华夏的传承不屑一顾。但是,如果你喜欢的是英国的繁荣与富强的话,简单的CopyCat可不行。

你必须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所以yevon_ou写了这篇《论儒·法·禅宗·基督自治和道教的复兴》,试图从更底层的规则,分析一些规律。

如果你通读六篇,你自然知道,"基督自治"和"大英帝国"之间,既不是充分关系,也不是必要关系。

文明是一件很复杂的事。哪怕你再加几个变量,也不能达到充分必要关系。你唯一能做的,是掌握更底层规则,然后走一步计算一步。

从规则上来说,铅笔社是比"基督自治"更底层的规则。铅笔社已经接近领悟到:

1)市场提供一切

2)市场唯一不能提供的,是暴力。

文明的路径,是一件很复杂的事。和所处的时代科技,外部环境,运气等等都有关系。

绝不能简单地Copy Cat。只能凭更深一层规则,逐步推算。

譬如说,如果在未来的时代,发生了如下几件科技。

1)机甲文明

假设"机甲"这种传说中的武器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一台机甲可以打败102辆坦克,一整个的坦克团。

机甲需要复杂的操纵,类似于"武林高手"。只有经过特殊训练,甚至拥有特殊血脉基因的人,才能把机甲性能发挥到最大化。

除了机甲,没有能和机甲抗衡的武器。

那么,无论在怎样的历史发展阶段,一旦发明出了机甲。全社会就只能立即进入"贵族政体"。

拥有机甲操纵能力的人成为贵族,贵族拥有难以想象的政治特权。贵族和非天赋能力平民完全是截然不同二个阶级。

最初的文官政府试图限制"机甲贵族",遏住这头猛虎的喉咙。他们迅速地被推翻撕成碎片。

机甲对应的是贵族制度。和中世纪的"重骑兵"类似。当时,重骑兵是最主要的主战兵种,而所谓"领主"老爷,不仅仅包括他的政治地位,也意味着这一身重骑士铠。

熟悉欧洲历史的人都知道,"骑士"向来是一个独立而有政治影响力的阶级。其势力之大,甚至可以和"农名","工匠"相提并论。

整个骑士阶层,一直到德国1870年之后才逐渐消沉。而从头到尾,"重骑兵"的战斗力还远不能和"机甲"相比。

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一个主要历史事件,就是Rifle来复枪的发明。战场火力密度的提高,使得"散兵线"成了最合理的陆军队形。

这使得法国大革命乌合之众的群众,无意中成了最适合发挥Rifle的军队。并最终打败了贵族军。

如果有一件单兵性能十分高,且高度依赖操纵者能力的武器,则意味着新的贵族制的诞生。"英雄"之下,你我都是草民。

2)献祭文明

人类终于沟通上了外星人。外星人愿意给人类物资,枪炮和科技。

其唯一的交换条件,是喜欢听人惨死之前的尖叫。你把一个人残忍地杀死,他的痛苦尖叫声会让外星人非常舒服。

这样的文明,就会立即转向奴隶制。

全人类会形成奴隶和奴隶主二大阶层。奴隶主通过献祭杀死奴隶获得赏品,并进一步扩大他的奴隶和势力。

有什么样的生产力规则,就会有什么样的生产关系。此事无关于个人喜好。

3)豆腐文明

人类突然研究出了一种科技。根据你这辈子或者父母上辈子吃过的豆腐,你就能练一种内力。

豆腐吃得越多,内力越强。立刻可以隔空取物或者发出龟气弹之类武力强大的武技。

于是欧洲人哭晕在厮所。一篇篇论文纷纷写道:"我失去的吃豆腐机会"。

"欧洲文明错过的十字路口"。

"1492,我们离文明只差一步"。

"河殇,为什么欧洲诞生不出吃豆腐的文化"。

这个例子告诉我们的是,每一件事都能让你后悔的。谁也不知道文明今天向前的道路是走了正路,还是岔路。

所谓"身前一尺",能算清身前一尺就不错了。

(yevon_ou\@163.com,2015年8月11日)

[1]《论安第斯山脉部族巫术与爱斯基摩萨满教的联系,兼议第四纪冰期陆桥学说》,水库编号:#F200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